我在这里等了时间不长,彤彤就来了。她说办公室里也没有什么事,就提前出来了。她问我来了多久,我说我也是刚到。

  她站在我的身边,也向大海望去。这个时候,太阳已经西斜,宛如在海面上一样,彤红彤红的,还有粼粼的波光,有一点耀眼,还有一些斑驳迷离。好久,我们几乎同时把目光看向了对方。彤彤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好像还是第一次约我出来。”

  “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很多,谁约的谁,我都忘了。”

  “我可没有忘。在外面的次数不多,都是我约的你,就是去我们家里,也都是我给你打的电话,再或者是我爸找你有事。像今天你给我打电话到海边来,还真的是第一次。”彤彤热切的看着我说。

  “起风了,别让浪花打在你的身上,咱们到上边去吧。”于是,她就把手给我,我拉着她上了陡崖,坐在了上面的礁石上。

  彤彤问到:“小万,主动打电话让我到这里来,一定是有事吧。”

  “也没有什么事。我就想问问,关于你怀孕的事情,除了赵总之外,还有谁知道?”

  “我小姨知道,是我爸告诉她的。”

  u酷}◇匠/网u正x版首发~

  “你小姨知道了,那艳艳不就知道了,很快全世界就都知道了。”

  “知道了怕什么。你看看我的肚子,已经开始鼓起来了。等再过两天,只要是个正常人就都能知道我怀了宝宝。”

  我说:“这肯定是都能知道,关键是谁的,别人可并不清楚。如果都知道是我的战绩,那我和表姐可就彻底的完了。”

  彤彤认真的说:“这可是很秘密的事情,我想我爸和我小姨都不会和任何人说的,即使艳艳也不会让她知道的。”然后,彤彤就把赵总和柳姑娘要对表姐摊牌的事情叙述了一遍,她停顿了一下,又说道:“那天晚上,我是真被我爸和小姨的想法气昏了头,说了好多不好听甚至是恶毒和大逆不道的话,也伤了我爸和小姨的心。”

  “他们也都是为你好,你说一些太过头的话,他们能不伤心吗?”

  “我也是急眼了。我很清楚,你跟你表姐感情这么好,万一她知道了这事,她能受到了吗?我爸就是太自私,光为我考虑了,没有为你们想过。”海风吹拂着彤彤的秀发,飘逸而又顺滑,她的眼睛还是那么明亮有神。说完,她就看着我。看我双手拄在地上,很为难的样子,就问道:“怎么,你们受到影响了吗?”

  我不得不说道:“你爸和你小姨都找过我表姐了。”

  “什么时候的事?说我怀了你的孩子吗?”她紧张起来,焦急的问。

  “没有来得及说,是被一个喝醉了的员工冲撞了。这应该是在你发伙之前吧,因为有柳姑娘的参与,她肯定了解女人,所以,就想再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他们怕自己费尽心血的和表姐谈了,你再不同意。所以,你说了那些疯话以后,他们也就打消了继续和表姐谈话的念头。”我慢慢地分析道。

  “那就应该没事了,我爸和小姨都知道我的脾气,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就是八头牛也拉不回来。”她的脾气上来,不但任性,这么说来还有点六亲不认。

  我把目光转向海面,禁不住动感情的说:“彤彤,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和你说。我不能没有表姐。这么些年来,无论是工作生活,她都关心着我,照顾着我,我不能辜负了她。我们的感情发展到现在,也不是一帆风顺,中间经历了很多的磨难,是我的执着,打败了一个又一个强有力的对手,才赢得了表姐。如果她知道我和你有了孩子,是什么样的结果,你应该能够想到。”

  彤彤的眼睛红润起来,她说:“小万,你放心吧,我不会害你们的。关于这个孩子,就是打死我我都会说是盛杰的。更不会让你表姐知道。我抢了你,已经对不住她了,就更不能再伤害到她了。”

  “可是,现在公司里已经都知道你怀孕的消息了,他们都在偷偷地看你肚子的变化。我表姐为此在深深地苦恼着。她主要是联想到了你爸和你小姨找她谈话的事情,不然,也不会这么苦恼,她现在回家后,都不说话了,傻子般的呆滞而有神经。我怕长期下去,她会得忧郁症。”

  “那你就多多和她沟通,多多的引导她,让她赶紧走出来。不然,发展下去真的不好。”彤彤也揪心的说。

  我站起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彤彤,只要这件事能够到此为止,不再往我的身上发展,我会慢慢地说服表姐的。因为现在她只是怀疑,没有根据,也就是说在疑神疑鬼的。我会让她尽快好起来的。但是,你要保证也不能让赵总和柳姑娘再掺和了。”

  彤彤也站起来,内疚的说:“我会的。没想到我做的这件事会伤害到你们,真是太对不起了。”

  我们又在大堤上走了一会儿,我就说:“赵总怕是已经回家了,等不到你他会着急的,咱们走吧。我今晚要回歌厅,不能回姨妈家。因为表姐在压抑着,不知道在什么状况下,就会冲撞到她。还是躲几天,让她冷静一下再说吧。”

  她点头,然后我们就一起走上马路,我看着她开出去很远才上了车。

  回到歌厅的时候,天色已是傍黑。我下车后,直接去了办公室。我知道这个时候已经开过饭去了,要吃的话只能是等着晚上十一点的夜宵了。我把灯打开,点着了一支烟,就感觉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的,有点空虚、失落,甚至是憔悴不堪的感觉。因为,我深深地感受到了一种悔意,从始至终就不应该和彤彤走的那么近,现在闯出大祸,是对表姐的背叛,是犯罪,是不忠。而且,我还有一种是在和彤彤合伙欺骗表姐的想法,是一种及其无耻、下流的行为。我为此坐立不安。

  不知这样呆坐了多久,我就去了厨房。韩大厨以为我是来检查的,立即笑脸相迎,我说我还没有吃饭,还有没有剩饭剩菜的。他说:“有、有,你先回去,一会儿我让人给你送办公室去。”

  于是,我就回到了办公室,从厨子里找出了一瓶白酒放在茶几上,我想,今晚就来个一醉方休。

  很快,韩大厨就让人给我送来了两个菜,一盘爆炒鱿鱼,一海碗猪下货,我闻了闻,香喷喷,看了看,更是垂涎欲滴。于是,就抬头问:“这是剩菜剩饭?”

  “韩大厨说是,那就是。”

  “那好,今晚我就腐败一回,特殊一次。你回去吧,告诉韩大厨,我很喜欢这些剩菜剩饭。”于是,就打开酒瓶,自斟自饮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