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站着的汪北城,顿时被裴老的话给惊醒过来,原来震惊的模样,很快就恢复过来。

  反应过来之后,汪北城看向露出一脸狡黠笑容的景老爷子时,拳头握得格拉响,那双眸子几乎要喷出火焰,恨不得把景老爷子给烧死!

  在这之前,汪北城一直以为,大局在他掌握之中,认为随时也可以将景老爷子等人的性命掌控,要他们生就生,死就死。

  但是,汪北城怎可猜到,景老爷子这老狐狸,只是顺着他和汪二爷的意,拖延时间等待裴老前来救援。

  如果早知道这一切,为了以免夜长梦多,汪北城说什么都要提早将景老爷子等人给解决。

  不过很可惜,这世界只有结果后果,就是没有如果!

  紧接着,汪二爷难看不已的脸色徒然一变,变得狰狞起来,眸子死死盯着裴老,咬牙切齿的提出两个问题,“裴正,你以为我还是当初的汪元魁吗?你觉得有能力把我留下吗?”

  对于裴老的突然出现,绝对是汪二爷始料不及的。

  不过出现如此突然的一幕,这也是亏得汪二爷太容易相信景老爷子。

  莫不是因为景老爷子刚才表现出来的不舍,与那如同遗言一般的话,汪二爷也不可能会这么大意,甚至觉得景老爷子一定会死在他手中。

  话音落下时,面对一脸狰狞的汪二爷,裴老脸色如常,一脸平淡,那模样看上去仿佛没有把汪二爷放在眼里一样。

  裴老扭头看向景老爷子,“死老头,赶紧给我滚边去,等下汪元魁打过来,把你给打死,我他吗就白来了。”

  “赶紧和你亲家滚进去凉亭,然后吃块糕点或者喝杯茶什么的看我动手,看我怎样将他们给留下来。”

  “行吧,你自己小心点,千万别挂了,不然会连累我和梁老头,为你陪葬。”

  景老爷子对裴老很随意的摆了摆手,随后看向一脸懵逼的梁老爷子,“走走走,赶紧进凉亭坐,看老裴这家伙如何装逼。”

  在景老爷子和梁老爷子两人走进凉亭的同时,汪二爷见裴老脸上挂着一副不把他当回事的模样,气得他肺都要炸了。

  不带这样看不起人吧?

  对,十九年前你实力比我强,但是这十九年当中,难不成自己就不会努力提升实力,依旧踏步不前吗?

  十九年过去,大家的实力到底到了什么程度,到底谁强谁弱,不尝试一番的话,可说不准!

  “裴正,你欺人太甚,我今天就要看看,你到底拿什么瞧不起我,是不是拿那早已死去的太子。”

  这话从嘴里刚说出来,汪二爷整个人忽然如同一只在草原追捕猎物的烈豹,以可怕的速度往裴老狂奔而去。

  不过顷刻之间,汪二爷整个人出现在裴老面前不说,同时借助奔跑的势头,使出形意拳中的崩拳直轰裴老胸前。

  崩拳也是直拳的一种,向前直发,立拳出形,拳眼向上,拳心向里,力在拳面。

  崩拳发力时,蓄劲隐蔽,短距急发,臂不全钊,由脚跟发力,借助腕与前臂肌肉来传导力量,猝然冷动,短促突击,既快又烈,力透脏腑,是穿透劲力的典型拳法!

  崩拳本来就又快又疾,但是汪二爷加上借助奔跑的势头出拳,那速度可想而知,比本来快上了不知道多少倍,那气势可以说是可怕至极。

  同时,这崩拳的力量,说它以倍数增加也不为过,一旦被这崩拳击中,哪怕不死,这辈子也得成为废人,终生不可能再习武!

  当然,前提条件是一拳打在裴老身上,将其废掉,不然一切免谈。

  下一刻,汪二爷轰出的崩拳,带着可怕气势往裴老身上而去,同时拳头带起的拳风,呼啸直响。

  拳未到,风先至!

  汪二爷轰出的一拳,还没有轰中裴老,裴老便感觉到一道可怕的拳风迎面吹拂,拳风宛如冷冽的刀一般,扑面而来,同时打在脸上很是生痛。

  见到裴老不躲不闪,汪二爷认为裴老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崩拳,吓得没有任何动作,就连最基本的躲避都不会,看得汪二爷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

  就在汪二爷认为,当年的屈辱能够一一找回来的同时,他怎可能想到,裴老不躲不闪,压根就是为了尝试他这一拳的威力。

  裴老见到汪二爷这拳的可怕,仍旧没有躲闪,即便眉头紧皱,还是将双臂架在胸前,作出一副要硬挡这崩拳的架势。

  iN酷/匠G网L首wY发{

  下一秒...

  砰!

  汪二爷轰出的崩拳,一拳打在裴老架在胸前那双手臂之上,徒然发出一道如同鞭炮的闷响。

  拳头轰在手臂上之后,立即震得四周的空气都是散开来,形成一道真空地带。

  由此可见,汪二爷这一拳的力量到底有多可怕!

  砰砰砰...

  将汪二爷这拳硬扛下来之后,裴老整个人徒然连退数步,踏在地上的每一步,都是势大力沉,每退上一步,便发出一道沉响,地上也会多出一个陷入两厘米左右的脚印。

  连退数步之后,裴老总算是稳住身体,甩了甩了那发麻的双手之后,脸上露出一丝有些牵强的笑容。

  凉亭当中,景老爷子和梁老爷子,对裴老接下汪二爷这拳很是不解,明明可以躲,为什么一定要选择硬档?

  “梁老头,你能看出老裴这么做的目的吗?”景老爷子满脸疑惑之色,对梁老爷子不解的询问。

  直接了当的摇了摇头,梁老爷子回应道:“看不出,以我这种实力,根本看不出这老裴的用意。”

  说着梁老爷子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当然,两位老爷子怎可能知道,裴老这么做的真正用意。

  裴老这么做,只是为了试探汪二爷的实力提升了多少,要知道,当年裴老和汪二爷的实力,可以说是差天共地,但是现在,看裴老那牵强的笑容,想来差不了多少。

  看到裴老露出牵强的笑容,汪二爷认为自己相比现在裴老强上不少,不然裴老也不会露出这般牵强的笑容。

  回想十九年前那屈辱总算可以雪耻,汪二爷狂妄不已说道:“裴正,你是不是很后悔当年没有杀死我,是不是很后悔刚才为了试探我实力,选择硬接了我一拳?”

  “如果是,你很有可能会死在这里!”

  听了汪二爷这话,景老爷子和梁老爷子,脸上顿时恍然大悟,脸上露出一丝明悟之色,怪不得老裴会硬接这一拳,原来为了试探对手,所以才这么做。

  面对汪二爷狂妄的模样,裴老摇了摇头后无奈的笑了起来,“汪元魁,你怎么知道我会后悔,难道就不可以是我对你这实力很失望吗?”

  “十九年过去,如果你的实力只提升了这么一点,而且这实力对你来说,就是你的倚仗,我想我会很失望。”

  说着裴老闭着眼睛摇了摇头。

  汪二爷这圣灵境界后期的实力,对裴老来说的确是很失望,在裴老看来,这汪二爷也是初踏圣灵境界后期不久,甚至可以说是根基不稳。

  如果十九年过去,汪二爷才到了这地步,那么裴老当初的确很后悔将其留下来,而不是将其一击必杀。

  耳畔响起裴老这话,汪二爷就像被人在脸上抽了巴掌一般,尽管没声音,但是却火辣辣的痛。

  十九年来,一直没日没夜的修炼,好不容易才突破至圣灵境界后期,裴老居然不把他这实力看来眼里,直接否认了他的努力,这和打他脸有何分别?

  汪二爷袖袍一挥,一声冷哼落下,随即愤怒不已道:“废话少说,不要以为当初能够胜我一筹,便认为今天依旧可以。”

  “我倒要看看,你裴正到底凭什么瞧不起我。”

  下一刻,一道相比刚才还要恐怖不少的气势,突然从裴老身上发出,感受到这普通一座巍峨巨山般压下来的气势,汪二爷脸色顿时猛然一变。

  紧接着,汪二爷便听见裴老那声音如同惊雷般在耳边炸响,“神武之下皆蝼蚁...我今天便让你见识见识,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同时,我让你知道,我凭什么瞧不起你...”

  神武,裴老竟然是神武境界,如果景天得知自己当初和一个神武境界的高手过招,在他知道之后,会不会被吓死?

  要知道神武境界和圣灵境界,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分水岭,即便圣灵境界后期,哪怕无限接近神武,与真正的神武还是有这本质的差别。

  只要一天没把那层纸捅破,那么便永远都不会了解,神武之下皆蝼蚁这话的真正含义!

  得知裴老已经突破至神武境界,两位老爷子顿时惊得目瞪口呆,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下一刻,两位老爷子突然发现眼前一花,眨眨眼便发现,刚才那位置,没了裴老的影子。

  砰砰砰...

  只见裴老那攻击,如同狂风暴雨般往汪二爷攻击而去,在汪二爷抵挡下发出一连串的如同烧鞭炮般发出的闷响。

  面对裴老那如同狂风暴雨的攻击,汪二爷感觉非常吃力,就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只能任由对方肆虐!

  “给我滚!”裴老忽然怒喝一声。

  话音落下,裴老一记鞭手猛然抽出,狠狠的往汪二爷身上抽打而去。

  这一记鞭手又快又急,当汪二爷反应过来时,鞭手已经抽打压他身上,那恐怖的力量,直接将其给抽飞出去,随后重重砸在地上。

  当汪二爷压砸在地上之后,两道如同刀锋般锋利,带着杀意的目光,从裴老眸子中直射汪二爷,“汪元魁,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带着你的人,立即给我滚...”

  听了裴老这话,汪二爷哪怕再憋屈,也不敢说什么,面对裴老这尊神武境界的大杀器,也只能认怂。

  即便已经到了圣灵境界后期,汪二爷在裴老面前,就像一个小孩子一般,怎样反抗都是徒劳。

  明白这一点,从地上爬起来之后,汪二爷如同斗败的公鸡,带着汪北城匆匆离去。

  不过当两人走到小院落门前时,裴老冲他们身后喊话道:“汪元魁,当初你们汪家对太子做的一切,总有一天,有人会替太子还回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