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四面台的拳场之中,每一面台的观众,看着牢笼里擂台上,拳拳到肉,随时都会分生死的战斗时,激动不已的为自己所下注的拳手摇旗呐喊。

  整个拳场,被观众的呼叫声所笼罩,这些欢呼声,就像海里的海浪一般,一浪又一浪,高潮迭起。

  也难怪观众就像打了鸡血一般激动,在这种地下拳场当中,擂台上的拳手,不仅仅为了取悦观众那么简单,他们还得与对方拼命,如果不把对方杀死,就得不到胜利,没有胜利,那奖金便与他无缘。

  所以为了那高额奖金,拳手必须抱着必死的信心来打拳。

  毕竟地下拳赛不是正规拳赛,除了比赛开始,到比赛结束,有主持人宣布之外,中途不管发生任何事情,将不会有裁判宣判,或者数秒数。

  正因为没有这种东西,有的只是生死之间的较量,才引得观众那么亢奋,更不会吸引那么多有钱人前来观赏。

  这是为了什么?

  当然是打死人这噱头,在正规拳赛当中,除了意外打死对手之外,平时根本不可能看到会死人的事情发生。

  但是在地下拳赛之中就不一样了,打死人就像家常便饭,如果对方实力不够,那就只有死路一条,然而这些喜欢来看刺激,看会打死人的地下拳赛,为的就是找快感。

  像那些有钱人,什么事情没有尝试过?

  除了犯罪的事情没做过之外,违法的事情还做得少吗?

  既然违法的事情都已经满足不了内心的平淡,他们只有来观看,这种随时都能够带来紧张感的生死拳速,才能让平淡的心,再次感受到,什么叫激动。

  砰!

  擂台上,身穿蓝色短裤的,一身黝黑皮肤的华夏拳手,被一个外国人,一拳轰在鼻梁上,整个人瞬间倒地,发出一阵闷响。

  当华夏拳手倒下的时候,整个会场瞬间安静得落针可闻,很多人都不相信,华夏拳手会被外国拳手一拳干倒。

  外国拳手把华夏拳手一拳轰倒下之后,便是举起双手,秀出自己的肌肉,让所有人知道他其实很强壮的。

  主持人看到华夏拳手倒下之后,便很是激动的道:“太不可思议...实在太不可思议了,我们今晚最有希望与银龙一较高下的拳手阿李,竟然被不被看好的外国拳手凯多,一拳轰趴下,真是出人意料啊。”

  随着主持人的话语落下,本来安静得连呼吸声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的会场,突然喧哗声震天,观众因为阿李的倒下,变得非常激动,特别是买阿李赢的观众。

  “阿李,你踏马赶紧起来,干死那外国佬...”

  “好不容易买你一百万,你要是输了,老子跟你玩命。”

  有不少买了阿李的观众,嘶声力竭的呼喊,让阿李起来,他们相信,阿李一定会站起来,最后把凯多给打倒。

  毕竟阿李可是连胜的人,怎可能解决不可凯多?

  “凯多,干掉他,凯多,干掉他...”

  “凯多,只要干掉阿李,我私人给你五十万。”

  买了凯多胜利的观众,无一不是欢呼干掉阿李,有些观众甚至激动的脱掉衣服,挥动起来,甚至提出,只要干掉阿李,他们愿意给五十万凯多。

  听着观众的呼喊,主持人旋即站了起来,看着擂台道:“不仅擂台充满火药味,就连下面的观众,也充满火药味。接下来,是凯多直接秒杀阿李,还是阿李及时醒过来,然后反杀凯多呢。”

  “我相信,阿李与凯多,都不会让支持他们的观众失望,他们一定会拿出全部实力,把对方打倒!”

  就在主持人话音落下的同时,凯多已经走到阿李跟前,冷笑一声,便想也不想,抬起脚往阿李的脑袋踢去。

  随着观众热情的欢呼,凯多也变得热血沸腾,为了那些买他胜利的观众,他一定会很残忍的把阿李给击杀,让那些买阿李不买他的观众后悔去。

  凯多踢出的脚,就像弹簧一样弹出去,把前方空气给踢散的同时,带着可怕的力量朝着阿李脑袋而去。

  听到呼啸而来的腿风,原本眩晕的阿李,就在观众以为他要挂掉的时候,及时往左边连翻滚动,躲开凯多踢过来的一脚,使得凯多一击落空。

  幸好及时躲开,否则被这一脚踢中,阿李的脑袋,就会像西瓜一样爆开。

  买阿李赢的观众,看到阿李躲开之后,顿时松了口气,然而那些买凯多赢的观众,则是有些遗憾。

  这么好的机会,凯多竟然不能秒杀阿李。

  下一刻,阿李滚开之后,就及时朝着凯多的腿踢去。

  凯多还没来得及把踢出去的腿收回来,就被阿李突然踢出的脚踢中小腿,使得整个人失去平衡倒下。

  不过凯多幸好反应及时,用双手撑住地面,使得自己没有完全倒在地上。

  以为会没事,一脸得意的凯多并没有想到,阿李踢得他失去平衡倒下那瞬间,就已经从地上站起来,对他发动第二次攻击。

  一步跨出之后,阿李利用冲力,想也不想就直接用膝盖往凯多下巴撞去。

  砰!

  膝盖猛的撞在凯多下巴,把凯多撞得整个人倒飞出去的同时,甚至传出一道骨头碎裂的声音。

  骨头碎裂的声音,来自凯多的下巴,阿李直接就是把凯多的下颚骨头给撞碎。

  就在凯多倒地那一刻,景天,织梦,苏俊杰与苏烟茹四人,走了进来,他们四人在后面找了个位置坐下,沉浸在观众的呼叫声中,观看阿李如何解决凯多。

  他们从进来到坐下,都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毕竟所有人都观看着擂台上的比赛,没人在意进来的是谁。

  “喔喔喔...激动人心的时刻...将要来临...胜负就要揭分晓,阿李会不会用同样的方式,来解决凯多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主持人卖了个关子。

  对于阿李会怎样解决凯多,这是所有人都期待的事情。

  他们相信,阿李一定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阿李没有多想,先是踩在凯多双腿关节上,将其骨头踩碎,让他失去反抗的能力,然后再对其行刑,要了凯多的命。

  刚才的凯多,就是太自以为是,太自大,以为放倒阿李就一定会赢,如果凯多像阿李那般小心翼翼,先废掉对方的双腿,而不是向观众秀肌肉,估计现在赢的人已经是他凯多。

  但很可惜,这世界上没有如果,所以凯多输了。

  看着阿李抬起的脚,就像泰山压顶般出现在头上,凯多充满恐惧,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像阿李求饶,不过阿李没有因为凯多的求饶而心慈手软,那脚就像打桩机打桩一般,带着可怕的力量,从天而降。

  噗嗤!

  当看到脚踩在凯多脑袋上,凯多脑袋就像西瓜一样爆开,喷发出红白色液体那一刻,所有观众顿时高呼起来,他们觉得凯多被踩爆脑袋,相比赢钱更开心。

  “阿李,阿李...”

  坐在最前面,最靠近擂台的观众,不断振臂呼唤阿李的名字,此时此刻,阿李就像被众多粉丝拥护的明星一般。

  尽管坐在最后面,苏烟茹看到凯多被阿李踩爆头,看到那脑浆喷洒的画面,心头一凸,她即便会武功,就算面对敌人,也不会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把对方脑袋踩扁。

  “俊杰,打拳不是赢了就行吗,怎么还杀人啊!”苏烟茹没接触过地下拳赛,对拳赛的了解,还停留在正规拳赛上,她希望苏俊杰为其讲解。

  地下拳赛,景天在欧洲时,不要说看,就连参加的次数,都忘记有多少次,他对地下拳赛,非常的了解。

  至于织梦,同样没有了解过地下拳赛,摆出一副期待的模样,等苏俊杰解释。

  “地下拳赛,没有输赢,只有生死。”

  苏俊杰用十二个字概括了所有,并且解释道:“擂台上之所以被牢笼包围,为的就是防止拳手逃走。同时,凡是进去牢笼的拳手,最终只能有一个活着走出来...”

  …\最新3J章FK节.\上酷H匠'网R

  而这时候,在景天几人所在的观众席对面,坐着两个岛国鬼子,两人对阿李一脸不屑,仿佛觉得,阿李胜出只是侥幸。

  在他们眼里,阿李就是垃圾。

  “日松君,接下来小野君的赛事你怎么看?”大概三十来岁,嘴唇中央留着一小撮胡子的岛国男人,对身边的日松东口问道。

  日松东口笑着摇了摇头,“松田君,你这话白问了,华夏人是出了名的东亚病夫,面对大岛国武士小野君,怎可能有胜算,不出几分钟,这个叫阿李的华夏猪,就会被小野君,杀死。”

  “在小野君面前,这华夏猪,就是待宰的畜生。”

  日松东口与松田边台的对话,令旁边坐的华夏人,脸色难看,这两个小鬼子,竟然在自己的地盘,诋毁华夏人。

  坐在两人旁边的华夏人,尽管不爽,但最终还是没有反驳一句话,把目光落在擂台的阿李身上,他们相信,阿李一定会解决那个小野君,为华夏人争光。

  片刻之后,披着黑袍,对现场观众一脸不屑的拳手,从出口走到擂台旁边。

  当观众认出他是谁时,无一不是呼喊银狼两个字,相比刚才胜利的阿李,此时呼唤银狼的声音,不知道震撼多少,就算是擂台上的阿李,也是被观众的呼喊声,把气势给灭掉。

  “工作人员,打开门把凯多拳手尸体拖出来,然后有请我们的台主,银狼拳手为今晚最后一场比赛,带来更多的精彩。”主持人非常卖力的介绍银狼,为一些不了解银狼的观众科普。

  当凯多尸体被拖出来,银狼走进牢笼那一刻,苏俊杰神色凝重的对景天示意,“这银狼,就是害我输得血本无归的小鬼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