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美的岩浆瀑布十分壮丽,苏离抱着雪冷晴站在半空凝望,不住赞叹自然的恢宏。

  一群人都没有犹豫,之中从瀑布之上冲了下来。

  凝实的血雾紧随其后,那种令人触目惊心的大手更是从中探了出来,欲要将在空中的人抓住。

  “……”

  恩?

  众人皆是露出震惊很色,雪冷晴更是开口问道:“你们听到了吗?怎么好像是有人在唱歌?”

  “不,应该是一种天籁梵音,似乎与道韵涌动其中。”

  “那血雾停止了!”有人指着岩浆瀑布顶端大声喊道。。

  苏离等人的注意力当即被吸引过去,看到那只手在伸出岩浆瀑布刹那便缩了回去,血雾浓浓不住在瀑布之上周旋,仿若那里是一条不可逾越的界线。

  “它对这梵音有忌惮!”月城公子震惊。

  能让这等存在忌惮的,那这饮龙潭底的深处到底藏着什么?

  回首望去,赤红灼亮的深处竟是异象连连,不仅仅白云相伴仙禽飞舞,更有白草万虫在其中。

  “好美!”雪冷晴与南月夕两个女子见了不觉开口。

  夜顾呆呆直望许久后开口:“好似一处遗落的仙土。”

  “那凶物难道是这里的看守者?”一人仍旧心有余悸。

  “恐怕他还没有资格。”苏离眼望那处如仙土一般的远方,如今他每每开口都会有让人无法承受的结果。

  “……恐怕那想要脚踏天地之人也只是蹭了蹭这里的威势。”苏离说道此处忽然眼眸闪烁,当即露出明意:“错了,全都错了!”

  “什么错了?你到底想要说什么?”映乾问道。

  “你吼什么?不想听就把耳朵捂起来,没人强迫你来听。”雪冷晴不满大叫。

  苏离拍拍她的肩膀,道:“我是说我错了。都言妖犋的血能够毒死真龙,之前我也推测那九条灵龙气脉被毒死。但咱们在下来的时候入口处明显是在自封。”

  经苏离提醒,众人倒是联想到了些什么,月城公子更是直接开口:“你的意思,那九条灵龙气脉还未死?可就算是奄奄一息恐怕也数万年难以恢复。”

  “单靠这九条灵龙的自身别说是几万年,就算是几百万年也很难恢复。但这里是饮龙潭,本就是一处奇地。只要饮入的不再是掺杂着妖犋毒血的血水,这等奇地想要恢复起来太容易了。”苏离道。

  “如此说来,那个做局之人岂不是白费力气了?”映乾冷笑。

  “不,他成功了。他打开饮龙潭的目的恐怕不是取宝,而是想要借助这里死后成仙。只是他太狂了,想要借着这处奇地以及己身镇压天地夺道成仙,却被天地大势反噬后永生永世遭受无尽折磨。”

  苏离的话让大家沉默。不用他直接开口众人也知道苏离所指的就是那血雾之中的东西。

  这样一个绝代强者,甚至敢以己身镇压天地之人,打开这出奇地之后只想着借助这里的势而非占为己有。而且看那处洞穴的位置,似乎是在最外围。

  仙土!

  &酷z匠x网《正版e首%u发

  如今大家眼中的那里只有这一个解释。

  “难道真的是一处遗落的仙镜?”有人低声呢喃。

  “不可能,传闻仙土之中有长生不老的道则,若真的是仙土那个敢镇压天地之人如何会甘心在外面死去。”东楼善君否定道。

  苏离点点头,道:“而且这里不仅仅不是什么仙土,而且还是大凶之地。古来地势阵道,天地灵源之气充足之地若用来开宗建派,皆可称之为福地、圣地,同样也可以用来埋葬己身,化作陵地。”

  “那你怎么就肯定这里是陵地而非福地遗迹?”映乾讥讽道。

  苏离则一副看白痴的模样,道:“难道你把家建在这暗无天日进出都不方便的地下?”

  既然是凶地、陵地,那么这里总该要葬着什么。一个让绝代强者都不敢染指的地方,一个死去都令绝古大能畏惧的人,到底该是怎样的存在?

  “或许这里真的葬着一位皇者,若真的如此,这等大人物便是遗威少泄,恐怕也不是我们能够抵挡的。”孤星圣道。

  月城公子轻轻上前几步,似是要将那处仙土看得清楚,许久之后他终是开口:“既然已经到了这里,而且还是后退无路之期,咱们总要去闯一闯。皇者之威,哪怕窥探一丝也死而无憾。”

  如今剩在这里的都是一界少有的精英,两位少尊级的人物自是不必说,几位魔子可都是代表魔界与神界征战的领军人物。至于苏离跟雪冷晴,如今在众人眼中至少也是平起平坐之姿。

  “若不敢去争,又怎会超越前人。我不会死去,那里将是我的证道途中最精彩的一幕。”东楼善君竟第一个向那处仙土冲出。

  其他人虽然心有犹豫,直到东楼善君的身影彻底消失而没有什么异动,其他人方才开始动身。

  苏离并非畏惧,而是他带着雪冷晴不敢大意。两人不是走在最前方,更不是最后放。孤星圣看似沉默不语,实际上前行之时若有若无地向着苏离二人靠近。

  “好远!”

  上路之后大家这才有感触,也知道东楼善君身影消失并非是进入那里,而是真的太远了。

  最终大家都已经从岩浆瀑布下的巨潭走出来,这才发现所谓的仙土竟只是阵阵异芒折射的异象。

  苏离看清后只觉有些触目惊醒。

  “那仙土竟只是那座山的气息所成!”

  大家震惊驻足,就连走在最前的东楼善君也满脸严肃的听在那里,任由大家将他追上。

  “好可怕,我怎么感觉好似森罗地狱一般。”

  冲天的气息完全由滔天的戾杀之气混合这无数哀怨而成。而之前他们听到的阵阵天籁梵音竟是低声啼哭之声。

  那一座山气息巍然恐怖,竟完全由不知名的尸体堆积而成。而那些尸体似乎还未完全死去,竟还在开口吟唱。

  “谁能料到这仙土异象竟会是累累血腥之气形成,这可笑。”苏离道。

  “山顶之上是什么?好像是一座石殿!”

  尸山之上的确是一座庞大的石殿,大家都也看的清楚。只是没有谁有心思要进去,看着满目的陋烂尸体,谁敢说能够走上去进入石殿。

  嗡……

  石殿正上方竟然有帝韵紫气涌动,而那些仙土的异象正是无数血气被这些紫气驱动形成。

  “可敢信,镇压亿万生灵的石殿竟然会有帝皇紫气,这老天是瞎了眼了吗?”孤星圣勃然发怒。

  “这天地本就善恶无常。莫要以己心去揣测这总览苍生万物的天道。”

  苏离曾化道无数年,那一份心性如今升起,虽说制造这里的人罪孽滔天,但那只是人,而非天道。

  “我家族曾有记载,轮回之内共计有灭世大劫数次,除却咱们知道的魔元气入侵之外,似乎曾有一次是因为一个人!”月城公子道。

  “我也有听闻,似乎那是一位欲要以杀证道的圣人,最终更是近乎屠戮了天下大世得证道心,最终登足皇位。”东楼善君。

  “这位皇者是谁?他为证道造下如此杀孽,一定会被记录下来。”苏离问道。

  “不知!”东楼善君摇摇头,道:“我们魔界之中对于皇者、远圣之类的典纪很匮乏模糊,有些更像是口述出来的故事没有确切的证据。”

  苏离见他这般说心中倒是有些明了,这些魔族小辈虽然站在了无数人之上,可他们对魔界的了解还不如苏离。

  当年这些人都是随人皇出征的大军后裔,也是被迫留在这里的。流传下来的典籍自那之前的记载应该都是凭记忆口述。

  “如此有悖天理,老天怎容他证道?”孤星圣的气还未消。

  “老天更不允许修界存在,不然何至于会有魔劫阻你破境?修仙之路,本就是逆天而行,若想走得远,就不要太听它的话。”东楼善君道。

  如今大家全都站在这里,不知接下来要如何。

  进,是尸山血海的神秘石殿,恐怕隐藏着这天地间最恐怖的存在。退,无路!

  “可惜他屠戮了亿万生灵为己道,最终仍旧无法挣脱生死束缚。”苏离忽然有感而发。

  “终究是死了,那石殿多半就是他的陵寝,必然有惊世宝物助我们冲破这里寻到出处。”

  苏离听后心中凛笑,觊觎宝物就直说,找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无非是想大家一心出手罢了。不过他并没有戳穿东楼善君,他同样对那石殿之中的宝物有想法。而且恐怕在场的人都有这样的想法,别看大家现在和和气气的站在一起,一旦见到了真正的宝物绝对会是一场血腥厮杀。

  “苏哥哥,那些尸体都还未死绝,如何要上的去?”雪冷晴问道。

  “那些生灵不是未死,而是被那位皇者的杀戮领域禁锢了神魂。只可惜他们的神识都被抹去,否则这般庞大的怨气恐怕连天都要捅一个窟窿出来。”

  “我有一件秘宝,可屏蔽身体气息。或许可以尝试一番。”映乾开口道。

  “若真凭此宝进入石殿,除皇器之外,石殿之中的东西任你先取一样!”

  东楼善君这决定没人反对,这恐怕是令映乾实心实意护佑他们的最好方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