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天字号榜单第二十位,死在木兰手中的人却不算多,只因为她接任务时有些特殊的要求,无论是杀还是护送亦或是其他,对方必须是男性,而且要在二十五岁以下,只要对方一旦被她看中,她就会不顾一切的要嫁给对方,不过可惜的是,目前还没有一个,因此选择木兰来执行任务也有弊端,万一雇主的要求是杀了目标,可她又看上了目标,那么这个任务就算是失败了,可相对应的,木兰的雇佣价格很低,反而违约金是个天价,这违约金要是作为酬金倒真对得起她天字号榜单第二十位的价格,可在她这些年来作为赏金猎人的经历中,却从没见过林笙这样的奇葩。

  在进店二十分钟后,木兰从店里又走了出来,武夫蹲在林笙的不远处,木兰也不看武夫一眼,径直走到了林笙的身边,伸手一探,林笙已没有半点生息,甚至身体都渐渐冰冷。

  “我不想我的店前有具尸体,如果你不带走他的话,我就烧了,你没意见吧?”木兰面无表情的看着武夫淡淡的开口道。

  武夫瞥了她一眼,并不作答,木兰就当他同意,正要动手将林笙提到别处烧掉,却忽然看见林笙缓缓睁开了眼睛,微微苦笑,有气无力的说道:“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一见如此,木兰又转身走进了店里,既然林笙已经活不过来了,那就留给武夫处理好了,她可认识武夫,不像林笙,身处地字号榜单却连究竟有哪些人都需要调查。

  在半个小时后,木兰却又走了出来,依然面无表情的走到了林笙的身边,蹲下身在林笙的胸口一探,又伸手搭上了林笙的手腕,细细的查探完毕后又看向了武夫,双目一皱,不耐道:“这下真的死了,你真的不烧吗?”。

  依然是眼神一撇,这次武夫却开了口,“你对烧尸体有种莫名的偏执啊?”。

  “没办法,烧的多了,看见了总不想放过罢了,你要是不烧的话,我去店里拿汽油了。”木兰说着站起了身作势要走。

  “喂喂喂,能不能放过可怜的我。”林笙努力的睁开了眼,双手撑着地板稍稍直起了身子,朝着武夫苦笑道:“有烟吗?给我支烟。”或许是这次多说了几个字,本已经干涸的嘴角又有新鲜的血液缓缓落下。

  武夫恭敬的从口袋掏出一包香烟递到了林笙的手里,小心的为林笙点上。

  深深的吸了口烟,吐出一口淡淡的烟雾,林笙看了看手中的香烟,笑道:“这个牌子的香烟现在可不好找了,味道还有点冲呢。”。武夫微微一笑算是回答,轻轻的将一包香烟放到了林笙的口袋里。

  “谢啦。”林笙笑着将烟叼到了口中,深深的吸了一口,烟丝在火光中缓缓燃烧。

  “咚”仰面向上,林笙重重的砸在了地上,香烟依然叼在他的口中,却已经没有了呼吸。

  僵直了片刻,木兰捂着脸走进了店里,她要回去调整一下自己的三观。

  当木兰再一次从店里走出来时,手上提着一桶汽油,她已经做好了决定,只要看到林笙就泼下这桶汽油,再用手中的打火机点燃,她就不信这样子林笙还能再爬的起来。

  然而可惜的是,这一次她没有了泼汽油的机会,不知何时林笙已经坐了起来,依靠着路边的电线杠子,嘴唇上因为别燃烧的烟头烫到而有些红肿,除了还有些虚弱以外,他的身上看不出来还有什么伤势。

  “不用明天,你看我现在就站...不对,就坐在你面前,现在是我赢了吧?欸?你拿着汽油干嘛?”林笙无奈的将口中的烟头在地上掐灭,而后随手一扔,丢到了十米外的垃圾桶里。

  将汽油丢到了一边,木兰快步走到了林笙的面前,蹲下身直视着林笙的双眼,一只手搭在了林笙的脉搏上,脉搏平稳而有力,这明明就是个健康无比的身躯啊,她眼角抽搐,踌躇了一会儿后再也忍受不住难以置信道:“你不可能活着?我那一拳应该粉碎你的心脏才对?难道你的心脏长在左边?可那也不对,就算是长在左边,我那一拳的余力已经粉碎了胸膛的所有器官,只要是人类,就没理由能够活下来!而且我刚刚看你,你明明已经死了才对,脉搏全无,心跳停止,身体的所有机能都停止了运转,你不要想骗我,就算是假死也会有极其微弱的脉搏,你绝对是死了!”。

  “对,我刚刚死了。”面对着木兰犹如狂风暴雨一般的问题,林笙苦涩一笑,叹了口气道:“死亡的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真的不想再有第二次,你知道吗?我刚刚已经看到了人生走马灯!不过可惜的是,我的身体还不想死,所以我挣扎了好久,终于又活了过来。”

  目光在林笙的面庞上扫过,木兰没有在林笙的脸上找到一点异样,可她的直觉能知道林笙在说谎,然而林笙并不打算说,她还能怎么样?

  “别忘了,明天来一趟龙首帮的总部,地址...武夫前辈,麻烦帮我写一下好吗?”林笙扶着电线杆站了起来。

  武夫恭敬一笑道:“林爷,您放心,我已经写好了就放在刚刚的桌子上。”说完就要伸手去搀扶林笙,林笙挥了挥手示意不用,他也没有再继续,两手随意的垂在身侧微微躬身跟在林笙的后方半步,隐隐挡在了林笙与木兰之间。

  直到林笙的身影完全消失,木兰才讷讷的走进了店里,将店角落里桌子上写着地址的小纸条拿起,小心的收在了贴身的口袋里,而后走到了后厨,朝着里面一个正在忙碌的高大青年喊道:“哥,是不是我真的嫁出去了,你就肯去把嫂子接回来。”。

  高大的青年抬起了头,一脸木然的憨笑,傻笑着说道:“好好,你嫁出去就好。”。

  小心的关上了后厨的门,木兰走回收银台坐下拉开了面前的抽屉,从角落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只看着价格不菲的口红,这是她唯一的可以算是化妆品的东西,自买来到如今已有两年有余,却依然崭新如初。

  E!酷8匠V5网@%唯一正z2版Q,其4他x都是盗版%A

  不知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木兰拧开了口红的盖子。

  ---

  没人知道林笙究竟经历了什么,哪怕现在坐在副驾驶上由武夫开着车,林笙依然觉得像是个梦境,他知道自己起死回生而且获得了巨大的好处,哪怕这次好处用掉了系统奖励他的一次复活机会,他也觉得完全值得,甚至他担心自己眼睛一眨,这就像个梦境一样消失不见。

  在他的体内,金属化的异能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绽放着淡淡银光的五脏以及骨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