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遗迹四周早已经没有了普通人的存在,甚至就连山脚下附近数公里内的居民都被半强制的调离了出去,不过也只是担心这普通的凡人会对计划产生不好的影响罢了,到了这个境界的修士,一旦动手,光是余波毁灭一个小型的城镇真的不算太过分,要是在城市里打起来,损伤更是难以计数,迁移整个城市的人口又哪里是那么容易做到的。

  在遗迹的门口,盘山妖王又止住了步子,狐疑的看了一眼后拦下了正欲进入了点几人,朝着林笙问道:“这里有着灵气凝聚的痕迹,本来应该有个阵法存在,如今阵法呢?”。

  “这个...”望见盘山妖王逐渐阴沉下的脸色,林笙心中一沉,万万没想到会被这老妖魔察觉到这点,简直谨慎过了头啊,别人家门口装不装门铃关你啥事?这下要遭!林笙正思索中,盘山妖王的脸色已经越来越差,迫不得已下林笙急中生智,连忙道:“实不相瞒,师尊在许久之前便已经有陨落的迹象,为了延续师尊的寿元,我苦寻已久,终于找到了一个偏方,人生而有灵,只要以足够的人族作为祭品,便可以悄然延续师尊的寿元,因此我破去了大阵,引来人类的注意,再将起来探测的人类全部拘禁作为祭品,才将师尊的寿元延绵至今,此事我师尊并不知晓,还请几位前辈保密,晚辈并不想师尊一身英明毁于我手。”。

  听闻林笙所说,盘山妖王三人神念一动,将四周数里内的情况尽入眼中,数里内有人迹行踪,却无一个活人,这洞府的四周更是阴气冉冉鬼气森森,想来在不久前还有不少人死于此地,如此一探,林笙的话便多了几分可信。

  盘山妖王的面色柔和了下来,轻轻拍了拍林笙的肩膀,笑道:“你也是孝心可佳,就算狂三真人知道了,也不会怪罪于你的,如今的天下普通的凡人能有何作为,能为狂三真人这样的高人延寿是他们的幸运。”。

  从盘山妖王的话中,林笙能感觉到一种超然的态度,那是视众生如牲畜一般的冷血无情,暗中对盘山妖王的性格也有了些许的了解,却依然不由得感到了一阵悲哀。

  “多谢几位前辈保密,晚辈这就打开洞府,师尊等候多时,和了虚前辈想来都急了吧。”林笙说完后,见盘山妖王点了点头,便一手抚在了腰间无生之上,随着无生的微微颤鸣,眼前的石壁上一道光华闪光洞门大开。

  “咦?这把刀很眼熟啊?”盘山妖王一惊,看向了林笙腰间的无生。

  ☆更U◇新最A快上酷=匠'网R

  早知道会被你看上,幸好我早有准备!林笙心中暗笑,面上不无恭敬道:“回前辈,这是师尊的佩刀无生,想必前辈也有耳闻,也是洞府的钥匙,晚辈无力驱使,也是这次迎接几位前辈才有幸佩戴一时,这一次师尊邀各位前来,也是希望在自己陨落之前能为这把名刀找寻一位认可的主人,或许就是前辈也说不定呢。”。

  “我不擅长用刀,或许这刀和我无缘了。”盘山妖王幽幽一叹,可谁都能看出他眸中的贪婪。

  闲聊中,几人跨过了大门,那熟悉的森林又一次出现在了林笙的面前。

  “这...”盘山妖王一愣,瞭望四周,忽而面色大变,惊道:“这不是洞府,这是囚魔遗境!狂三浪竟然将这个给打造了出来...我们上当了!”。

  MLGJ,没想到这老魔头竟然认识这里!林笙大呼失策,毫不犹豫的抽身急退,浑身力量暴动,头也不回的朝着远方掠去。

  盘山妖王三人连忙回头,身后的洞门却已经关闭,以他们如今五品的实力,哪怕有着八品的灵魂作为后备,却依然打不开这道大门,现如今哪里还会不知道自己从一开始就进入了林笙的陷阱之中,当下携着漫天的怒火朝着林笙追去。

  有飞剑在手,林笙的速度根本比不过人家,更何况暴怒下的盘山妖王可是全力爆发,这可是囚魔遗境,本以为只是个想法,如今却成为了现实,他哪里还敢停留,就连域外天魔进入都要身死,更何况他们?谁知道这里面究竟藏了什么!

  不过令盘山妖王三人庆幸的是这小子似乎还没有完全掌控这个遗境,否则的话早就调动遗境内的天地大势来对他们进行镇压了,何至于还要仓皇逃跑,就算他有压箱底的手段,不给他打开箱子同样没辙。

  感受着身后的劲风越来越近,林笙一握刀柄,刀芒扭转全身朝着身后崩裂,再朝着下方的森林一声大吼:“武猴王!”。

  “吼!”一声猿啸,用着白色毛皮的庞然声影自森林中一跃而起,这一跃宛若要直达天穹。

  “拦下他们!”随着林笙的一身大喝,身在半空的武猴王一脚踏在虚空,脚下的空气中泛起了一阵涟漪,犹如实质一般,而他则是再拔百丈,一把抓住了盘山妖王三人中涤尘仙子的脚腕,随着涤尘仙子的惊呼声,一人一猿齐齐落入了森林内。

  “该死!”盘山妖王咬牙切齿,涤尘仙子的手段他清楚,短时间内必然不会有事,刚刚没看清那武猴王的真正实力,若是弱一点的武猴王,说不准还会被涤尘仙子斩杀,可他觉得麻烦的是这才进入没多久,竟然就有只武猴王,还听从前方小辈的号令,那接下来呢?念思即此,他更加不敢耽搁,手中法决一掐,两指并拢直指林笙,大喝一声:“去。”脚下的飞剑化成一臂大小‘脱缰’而出,于虚空中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已经穿透了林笙的胸膛,在他的胸膛上留下了一个血洞后再次返身,在林笙的胸膛上留下两个拳头大小的血洞后回到了盘山妖王的脚下。

  忽然受此重创,林笙仰天喷出一口鲜血后向着地面坠去,想要提起一丝气力都做不到,就算有不死的异能在身,被绞碎了心脏后他依然暂时的失去了行动的能力,浑身的力量都似乎从胸口的两个血洞中流出,连开口痛哼都是个奢望。

  “很疼吧?我这一剑穿透的可不止是你的肉身!”盘山妖王带着破墨道子在林笙的身边落下,大局在握的他已经没有了慌乱,接下来只要从林笙手上拿走无生名刀,再救回涤尘仙子便可以离开这里,有惊无险还得了名刀一把,任谁也要开心的笑出声来。

  “你这小子诡计多端,差点就着了你的道。”盘山妖王摇了摇头,很快就下定了决心,“还是不与你多说为好,你还是去死吧。”,言罢,化成一臂大小的飞剑便当头朝着林笙的眉心刺下。

  飞剑直入林笙头颅半尺,可盘山妖王却忽然口吐鲜血连退数步,就在刚刚,与他性命攸关的本命飞剑竟然受损惨重,难以置信的看向了林笙,却发现那飞剑哪里是刺入了头颅,而是从剑尖开始接触到了林笙的每一寸都化为了灰飞。

  “因果不休,轮回不止!”本应该死亡的林笙缓缓站起了身,只是面色茫然似乎失去了意识,而他的身体则自内向外散发着淡淡的金光,宛若金身。“万道不存,唯有慈悲!”。

  华夏内一间无人问津的小小寺庙内,正在行着早课的三玄忽然泪流满面,面朝西方跪下以头叩地,纵使额头鲜血落下却依然不止,许久后才自言自语一般的喃喃着。

  “师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