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利眼神转了一圈,眼神涣散,毫无焦距,直至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叶飞,眼光总算定了下来。

  涣散的眼神开始聚焦,直勾勾的盯着叶飞,张了张嘴,干干的说道

  “是不是你……干的?”声音沙哑干涩,难听的很。问的也是没头没尾,但所有人都知道,他是问叶飞,那四人的莫名消失是不是叶飞干的。

  王利说出这话,才发现自己的嗓子疼的厉害,好像是缺水又被火烤过来一般,继而发现,自己居然浑身都被汗给湿透了。

  嗓子应该是缺水了。元婴期的修士,居然被吓到差点脱水。

  叶飞咧嘴一笑,这一笑,看在王利的眼中,也同样的是那么的诡异。

  叶飞说道“自然是我干的。”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了一片哗然。虽然大家心中早有猜测,但叶飞真的承认是他干的,还是引起了一片震惊。

  还有些人,从叶飞一开始躲在阵法之中不出来的时候,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但四天之内,

  叶飞一个人,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声不响的解决了四个同界修士,并且所有人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做的,这怎么可能?

  而对于王利来说,叶飞承认了是他干的,他反而镇定了下来。人最害怕的往往都是未知,一旦知道了,反而会生出无限勇气。

  叶飞就那么站在那,看着渐渐恢复过来的王利,即使刚才王利恍惚恐惧,眼神涣散明显没有防备的时候,叶飞都没有趁机去攻击他。

  就连紫儿都觉得诧异,不知道叶飞这么做有何用意。

  王利镇定了下来,看着叶飞,不自觉的又后退了几步,现在叶飞在他眼中可是无比可怕的存在。

  王利问道“你真的只是元婴初期?”声音已经恢复了正常,不再那么干涩了。

  叶飞哼了一声,没有说话。那意思所有人都明白。

  王利的意思,是怀疑叶飞隐藏境界,说不定已经是元婴后期或者元婴大圆满,甚至化神期都有可能,否则不可能解决四个同界修士。

  而叶飞的意思,则是说,自己如果是高界修士,早就杀出重围离开这里了,何必在这里布置一个阵法,浪费时间的迎战众人?

  众人想想也是这个道理,王利问道“那他们四个,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叶飞一笑,倒也干脆,直接一挥手,四具尸体,就出现在了王利和众人的眼前。

  那四具尸体浑身焦黑,有如焦炭一般,和之前几个死亡的修士是一样的。叶飞是雷属性,应该是叶飞造成的无疑。

  看Ht正V(版》/章、a节4上z_酷tt匠网ak

  死……死了?众人不是没想过这个可能,可是真的看到四具元婴修士的尸体的时候,还是被大大的震撼了一把。

  毕竟听说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四天的时间,四个元婴初期的尸体,平均一天杀一个啊。叶飞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他明明就在阵法之内没出来啊?这四天里,这四个人也明明一直在和王利一起攻击阵法破阵啊。

  直至刚才突然莫名消失,但再出现怎么就死了呢?想不透,想不透。

  不过也有少数一些修士,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好像想到了一些什么。

  已经有不少的修士,不想呆在这里了,这发生的事情也太莫名其妙了,四个元婴大修士,不明不白的死亡,

  自己区区一个金丹期,人家要杀自己,也困难不到哪里去吧?很多心里素质略微差一些的修士,甚至开始觉得脖子上有点凉凉的,

  不自觉的左右看看,好像攻击随时会来,他们随时会死亡一般。外围的一些修士,胆小的,境界低的,连热闹都不看了,直接就转身离开了。

  而更多的元婴修士,心中则是在庆幸,幸好自己沉得住气,没有贸然下去攻击,就知道叶飞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若是真下去了,恐怕也和这四具尸体一样了,并且还死的不明不白的。

  王利看着那四具尸体,也是感到后背一阵阵的发凉。他们五个一起下来攻击,并且五个人站在一起,每个人距离并不远,互相之间绝对不会超过三米。

  可就是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中,其余四个和自己境界一模一样的修士,莫名其妙的就这么死了。

  叶飞说是他干的,这么说,叶飞要杀自己,岂非也是容易的很?

  那叶飞为什么不一块悄悄的把自己也杀掉?而是留下自己呢?他到底有何用意?

  王利声音又开始干涩,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那你为何?为何……”他是想问,叶飞为何没杀他。

  叶飞冷漠道“不是你刚才让我出来的吗?”

  王利咽了口口水,没有说话,他早就已经萌生了退意,于是立即转身就走,心中庆幸还好自己没进入他的阵法。

  只是飞了好久,却总也飞不出这一个小小的地段。外面的修士都看着他,他也看着那数百修士,

  明明那么近,要是平时,瞬息功夫可至,为何飞不出去?难道……?

  王利陡然想到了什么,蓦然转头,看着叶飞,说道“你,你……这里有阵法?”他的脚下居然有阵法?他居然进入了叶飞的阵法?王利声音颤抖的厉害。

  叶飞没有说话。

  那不就是默认了吗?

  王利大惊失色,心中升起无限恐惧,大吼着说道“不对,不对,这里为什么会有阵法?

  这里明明是安全的,是你自己说的,王轻侯是飞下来之后,又走了几步,自己走进你的阵法之中的。

  这说明,他飞下来的地方很安全,应该是没有阵法的。这是你说的,是你说的,为什么这里突然有了阵法?你什么时候布置的?”

  吼道最后,王利已经有些歇斯底里了。由不得他不发狂,进了叶飞的阵法,注定了他死亡的结局,他岂能不怕?谁不畏惧死亡?

  他才三十多不到四十岁,他还是元婴期的大修士,他还有大把的寿元存在,只要不死,出去了回到他的家乡那里,

  元婴期就是呼风唤雨的存在啊,他不要死,不要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星梦的风雪说:

求恶魔果~~~

《逆天修途》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