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这位坐在石头上,忍受着瀑布冲击力的男人正是曾经东北的神话,妖师协会的顶梁柱项龙飞。

  “前辈,小子来看看您!”

  我笑了笑,趟着水走了过去。

  “你啊!”

  我笑着点了点头。

  “怎么突然过来了?”

  他没有看我一眼,我不知道是因为瀑布还是因为什么,今天他给我发感觉很不一样。

  “路过这里,所以来看看您!”

  “这样啊,老咯,小辈们都看不上咯!”

  他缓缓的站了起来,那双野兽般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我。

  “前辈说的哪里话,您依旧威风不减当年!”

  “呵呵,你小子,挺会说道。正好我老头子也有个故事,你要不要听听?”

  他一脸玩味的看着我,嘴角挂着一丝笑容。

  我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这搞的是哪一出。

  “前辈您说,小子洗耳恭听!”

  “从前有个农夫,在雪地里捡到一条冻僵了的蛇,后来他就把它带回家了。可是他却没有想到最后那条蛇会反过来咬他一口!你说是那个农夫该死呢?还是那条蛇吃里扒外?”

  他的脸上仍旧挂着那丝笑容,我知道他是在说我。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杀了姜心老头以及戚老头两位前辈的事情估计现在已经传遍了天下。

  我苦笑了一下,只怕我现在在别人眼中就是一个吃里扒外的角色!

  “前辈,我知道我说什么您也不会相信,我也知道您永远也无法原谅我。但是我必须这样做,因为我没得选择!”

  “行了,那些冠冕堂皇的话我早就听腻歪了。我就是你这次的目标了吧?那么,动手吧!好久没活动了,正好试试我这把老骨头还有多少斤两!”

  我站在那里一直没有动手,我与他没有什么来往,但是他却帮了我不少。东北马家那次,他去了。我闯阴间那次,他仍然去了。

  而他这么做仅仅只是为了报答师傅当年对他的救命之恩。项龙飞一直都是东北的一个神话!

  曾经是,现在是,以后也依然会是!十四岁的年龄,对于我们来说,恐怕还只是温室里的一个孩子。然而就是在十四岁的时候,他成为了东北唯一的一个少年妖师!

  二十岁时已经是一名能够力战群妖的五级妖师。他是神话,他算的上英雄,他当之无愧!

  这些荣誉加持在他身上并没有让他骄傲,反而却是最刻苦的那个。

  直到他得了青蛟,创建了妖师协会后,才慢慢的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但是项龙飞这三个字,永远是人们心中的一个神话。

  我现在所做的就是在挑战一个英雄的尊严,我看着他,看着这个平凡的神话。

  “前辈,姜心老头的死只是个意外,虽然我有着不可推卸的理由,但是我已经在弥补了!”

  “是吗?那戚云仙呢?你对得起他吗?你看到他为了你跪在天下人面前的样子吗?你看到他低声下气求人时的面孔吗?”

  4酷匠+,网唯F|一正e=版,WM其他;都是盗版

  项前辈的声音很大,每一个字就像一根针插在我的心里。那种痛,我一辈子也无法忘怀!

  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从来没有在他们面前提起过,甚至连自己也不愿意去想。因为那是他们老一辈的尊严,我只能默默的捍卫!

  戚老头,姜心老头以及师傅,他们曾经同生共死,立誓绝不独活。师傅和姜心老头相继死去,而戚老头也正是为了当年对那句誓言!但他却是死在我手里的,所以项龙飞的话也没有错!

  “前辈,我今天过来只是为了取一滴血,并无他意,还望前辈能够成全!”

  “先胜了我再说!”

  项龙飞的身体里猛的震出一股浓郁的妖气,那原本健硕的身体就已经反应了他对力量。

  “前辈,放弃吧!你打不过我的!”

  “放弃?呵呵,东北爷们是一群无畏的汉子。而东北妖师更是一群勇者之师!死,对于我们来说是最荣耀的洗礼!呀!”

  他爆呵一声,身体里面放魂魄猛的窜了出来,化为十头洪荒巨兽向我冲了过来。

  早就听说项龙飞已经将自己的三魂七魄修成了妖灵,如今看来的确是这样!

  “轮回之力!”

  我的双眼闪过一道玄黄色的光芒,身体化为一道残影,掠过那十头妖兽,瞬间出现在项龙飞的身前。

  “呀!”

  我爆呵一声,右手环绕着雷电,一拳砸在他对胸口。而他的身体也在这一刻缓缓的倒了下去!

  我无心取他性命,所以来之前用了压缩了一万张雷暴符的力量在身体里面。为道就是这一击!

  果然如我所料,此刻他已经昏迷在寒潭里。

  “前辈,得罪了!”

  我伸出右手按在他对胸口,顿时一股磅礴的妖气钻进我的身体,手心里多了一个代表了妖气的绿色血滴。

  现在我有了姜心老头的龙气,戚老头的八方神力,以及项龙飞前辈的精纯妖气。下一个就是万佛宗的佛力了!

  “青蛟,我知道你听得懂我说话,项前辈就交给你照顾了!”

  寒潭之内,传出一道龙吟声。我知道它不出现是因为什么,我看着项龙飞前辈的身体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缓缓的离开了这里!

  只是,在我离开后,寒潭上面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你还是太优柔寡断了,既然你不肯做,那就让我来帮你吧!”

  说着,他对手就冲着项龙飞前辈的身体抓了过去。

  “吼!”

  随着一阵惊天的龙吟声响起,寒潭里面猛的窜出一道青色的影子。

  “畜生,敢坏我好事,那我就先了结了你!”

  鬼气凝聚成一把长刀,猛的落下,随着一阵剧烈的惨叫声响起,整个寒潭被鲜血染红!

  妖师协会外,项天一脸笑意的走了过来。

  “咋啦,魁子?怎么哭丧着脸啊?”

  魁布叹了一口气,目光转向身后。

  “谁干的?”项天情绪很激动的看着魁布。

  “我特么问你谁干的?”

  项天看着寒潭里青蛟的尸体,以及那个安详的躺在地上的老人,愤怒的问道。

  “之前秦兄弟来过,但是秦兄弟应该不是那样的人!”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怎么不是?我妖师协会待他不薄,没想到他竟然是这种人,是我项天看走眼了。从今天开始,我妖师协会与他秦淼恩断义绝。传话给所有兄弟,从今日起,全力缉杀秦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