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玉并没有说什么,于是我就转身走出去了,来到客厅,靠在沙发上,我让自己尽量的去放松下来。

  这一夜我想了很多很多,但是具体想什么了,我也说不明白,直到第二天一早,徐丽她们到了。

  这次见到我,她们三个女人显得的有些羞愧,我想她们可能还是在为之前那么对我的而不好意思呢吧。

  所以我只能在我只能表现的更加热情,让她们打消这种抵触,别说她们是受人威胁了,就算她们之前那种态度是她们自己真实的状态,我也不会怪她们。

  谁让她们是我的女人呢?

  现在跟我有关系的女人几乎上都到齐了,而就差李艳萍还有卡娜娃姐妹了。

  也不知道卡娜娃姐妹在那边过得好不好,但是路途太过于遥远,她们肯定是过不来了。

  但是对于近在咫尺的李艳萍,我不知道该不该把她叫过来,大家一起聚一下,昨天晚上这个问题我想了好久,最后还是决定不要了。

  毕竟她要是过来的话会扫了大家的兴的,之所以想要把想到她毕竟曾经拥有过她吗?她也是曾经是我的女人。

  人活到我这个份上几乎上什么都看明白了。什么恩怨纠缠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于是让她们都休息了一下,在当天晚上我们一起坐在一起欢聚了一下喝了一点酒,气愤很好。

  而东方无情也没有离开,就坐在我的旁边,但是她却一直都穿着那件衬衫呢,这一坐下,当时风光外露,我一低头就能看见,但是我一直压制着自己不要去看。

  因为看一眼我就会控制不住我自己的,就让我陪这些人消消停停的度过一段愉快的时光吧。

  经过东方无情的调理,陈小晨才不过一天多一点的时间,她已经好了很多了,最起码她是能坐起来吃饭了。

  就这一点来讲,东方无情的医术就堪称是神奇了。

  我看过受伤的病人,我自己也受过伤,别说第二天能坐起来了,只要动一个小手术,没有个十天半个月的就别想下床啊。

  东方无情给我的解释是西医动手术会释放身体里的元气这就等于伤上加伤。

  而中医则不然,不仅不会动元气,而且还会在某种程度上补充一些元气。所以说经过中医医治过的病人会比西医好的快一些。

  既然这样的话,我有一点是很好奇的,为什么这些年终于会摔落到如此的程度呢?

  比如一些大的重症的时候人们都会去选择西医呢?

  东方无情的一句话彻底让我无话可说了。

  她问我为什么病人在就无可救药的情况下,还是会回头选择中医呢?

  我一听还真是那么回事,当一个人被医生宣判了死刑的时候,就会满世界的去讨论这个种医治的偏方。

  我跟她探讨是探讨只是一些瞎扯淡,毕竟我又不是医生,而且就算我是医生又能怎么样,我也是一个将死之人了。

  大家伙热热闹闹的吃完了饭,但时间上来说的命我剩下最后一天了,所以我只能陪这些女人过最后一个晚上。

  在明天天没亮之前我必须要离开,而我的归身之处我已经想好了。

  本来是打算找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作为我的归身之所。

  但是俗话说,落叶归根,所以我思来想去还是回家去吧,毕竟红玉还在家里等着我呢。

  但愿时间上来得及吧,于是当天晚上我爱个女人拜访了一下,吴梅和孙妍彤那块儿没有什么好说的,唯独徐丽那块儿,我曾经伤害她伤害的太深。

  所以我就把她留在了最后,也是想着多把我自己交给她多一会儿。

  可是在我和徐丽将要分别的时候,她却不干了。

  泪流满面的拉着我的手就是不放开,我感觉她应该是感觉到什么了!

  难道是我哪句话说漏了吗?要不然她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呢?

  没有办法,我只能糊弄她,我说我出去一会等会还会回来的。

  可是徐丽却摇着头说不会的,我回不来了。

  看来我猜的是没错了,她是真的知道了。

  一时之间,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了,我只能告诉徐丽这一切都是命。

  徐丽掩面哭着问我还剩多少时间了?

  我也没有隐瞒直接说出了实情,徐丽当时就崩溃了,嚎啕大哭了起来,那声音响彻天地,把我都给吓了一跳。

  她之所以会这样还不是因为她非常非常的在乎。

  “我不想你死……我不想你死……”徐丽嚎着喊道。

  j‘看"*正版F章Y节da上酷)0匠。*网

  我一听赶紧想要去制止她,这大半夜的,她这一嗓子要是把其她人给惊动了,那就完了。

  可我还是晚了,因为这个时候我听见其她的房间有开门的声音。

  这下真的完了,我顿时感觉到头大。

  哎,我也没说什么呀,可是徐丽怎么就发现了呢。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在徐丽的房间门口已经站满了人啊。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谁要死?”颜玉抱着小强一脸雾水的问道。

  面对言喻的询问,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难道我要直接告诉她死的人是我吗?这样对她来讲太残酷了。

  “是啊,我也听见了,到底怎么回事啊?”林凤儿看了看,也开口问道。

  所有的女人把目光都放到了我的身上,看着这些女人炙热的目光,我有一种想要骂娘的冲动。

  可是我却不知道骂谁才好,算了,我还是实话实说吧。看着形势想要躲是躲不过去了。

  于是我就把事情告诉了这些女人,当她们听到之后个个目瞪口呆的。

  而颜玉则脚下一软,差点没有晕倒,还好旁边的孙艳彤一把扶住了。

  当时场面就失控了,哭的哭嚎的嚎,那家伙都快赶上了车祸现场了,就好像我已经死了是的。

  我站在当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此时我还能说什么呢?无论说什么都是废话,人伤心的时候无论你说什么安慰的话,依旧是伤心,除非我告诉她们我不死了。

  可是死不死的事情也不是我能决定的,这孩子哭大人叫的,一时之间我也是心烦意乱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