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庭,长生峰。

  这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只是看起来有些死寂。

  入了夏日,虽还未到炎炎烈日当空的季节,却也是百花齐放,但此刻四周的林木都枯萎了。

  S酷xI匠网dT正T…版)首8"发tX

  长生峰长生峰,自是长生不灭,自是生机盎然,不过此刻的这里,倒是除了有些死寂。

  长生峰的主人苏长生今日的情绪可并不高,确切来说是极为愤怒。

  除了咬牙切齿外便没有言辞可以描述今日的他了。

  紧攥着双拳,时而直跺脚,时而愤怒的咆哮,时而仰天哪儿,时而手握长剑不断的飞舞。

  当然,这些都是建立在禁制笼罩长生峰的情况下。

  他需要发泄,而且是狠狠的发泄,苏长生的侍从不知道为什么,但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便是帮助少爷维持禁制,直到他发泄完毕。

  “为什么!”

  “为什么!”

  “不好好的待在北荒城,非要跑到荒地里来,是为了证明自己吗?还是不甘这命运?不甘这平庸的身份?”

  “该死!该死!”

  苏家苏长生一边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剑气肆虐,几乎是将长生峰之巅上的杂草与树木彻底的折断。

  他足足发泄了半个时辰,直到精疲力尽,直到满身大汗,直到他的眼眶红了,直到已经分不清眼角的究竟是泪珠还是汗水。

  但他双眼通红,他很愤怒,愤怒当中裹着仇恨,还有宛若滔滔火焰般的杀意!

  他要杀了他,那个与他同名同姓,那个不甘生活在北荒城的苏长生。

  “少爷。”维护禁制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需要源源不断的注入星力,特别是刚刚那半个时辰内苏长生疯狂的剑道,堪称恐怖,侍从亦是酣畅淋漓的有些疲惫,他走到了苏长生的身旁,轻声问道。

  苏长生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半响没有开口,当侍从准备再说什么的时候,他开口了:“大长老,死了。”

  这一句话说出的刹那,少年侍从微微一怔,瞳孔紧缩,目光中亦是透着惊讶:“这……怎么可能……荒地当中有谁能够杀得死大长老?”

  “是他,苏长生!”苏家苏长生的回答很直接。

  “他?这更不可能了,他怎么可能杀得了大长老,大长老可是剑道小圆满的剑客啊。”修者少年一脸的不可置信。

  这样的事情,不论是谁但凡没有亲眼所见都不会相信。

  剑道小圆满的剑客,相当于星君强者,无论是在荒地还是放眼整个大陆都是不容小觑的存在。

  这样的人物莫说是被几个少年杀死,就算是死去,本身就是一剑轰动的事情。

  但苏家大长老的死,却太过平凡了,甚至无人察觉。

  当然,苏长生能够杀死苏家大长老当中有着太多复杂的原因,种种都是让人不解的。

  苏长生没有再继续开口,他缓缓的站起身来,眯着眼睛眺望荒地,他的目光最终停留在了荒地街道的正心处,那座古宅当中。

  古宅内,自从柳青芷的出现过后,少年除了一些必要的事情会离开,其余的时刻始终都是陪伴在山人左右,坐着端茶,倒水,种种侍从做的事情。

  当然,山人并没有将他当成一名侍从,而他看起来也并不像是一名侍从,身披长袍,一副儒家之气,显然像个读书人,身子柔弱,所以很像是一名小书童。

  山人双手负背,笑吟吟的说着:“去,洗一洗从北荒城带来的凉茶。”

  “洗凉茶?老爷,明日是有贵客来此吗?”少年一怔后,有些不解的问道。

  山人捋了捋胡须,先是摇了摇头,而后又点了点头的回道:“不仅明日有,今日也有!”

  少年略微思索了一番,又像模像样的掐指算了一番,但依旧是眉头紧皱,一脸的疑惑不解:“老爷,我不懂。”

  “还是不懂?”山人转过身来,笑着问道。

  少年摇了摇头回道:“不懂。”

  “那好,我问你,倘若你是苏长生,在剑冢当中杀了苏家大长老还有苏家那位安排的人,你会怎么办?”山人捋了捋花白的胡须,似笑非笑的问道。

  少年低头沉吟,数秒后抬头回道:“剑冢当中杀了人,又是在死亡峡谷内,应当是选择吞噬苏家大长老散去的剑道,但剑冢内的剑意势必会抢夺,所以肯定先离开,如果是普通人,应当是原路返回,但他不会,他是聪明人,肯定会有后顾之忧,他怕剑冢之外还有要暗杀他的人,所以他会选择继续前行。

  但剑冢之后是无路可走的,就算有,也是绕过了离火原回到死亡峡谷的原点。

  等等……离火原……他除了是一名剑客之外,还是修炼了麒麟之火的人,离火原对于他而言无异于恢复武道最快的地方。

  所以他想要去离火原!”少年在一番冷静的分析后,先是喃喃自语,而后当即惊呼道,瞳孔当中有着灼灼的精光。

  山人捋着胡须,一脸欣赏的望着身前的少年,很是欣慰的点了点头。

  “没错,他们会去离火原,但离火原的入口可没有那么好寻找,等我们到了,它们也未必会到。”

  “可是……爷爷,您现在就想杀了他吗?可是悦钊与姚泰此刻都不在,难道您准备亲自动手吗?”少年有些不解,他很是疑惑的开口问道。

  “难道你以为就算是悦钊与姚泰就可以杀了他了?那小子福大命大,现在还不是对付他的最好时机,不过,我不动手,并不代表有人会不动手。”山人微微一笑,有些邪魅,看起来为老不尊。

  少年一怔后,也是聪慧,很快便反映了过来,当即说道:“爷爷,您的意思是……”

  “我们,算是个指路人吧,这北荒城的凉茶,算是给老朋友尝尝,也算是让这位新朋友试一试吧,哈哈。”山人双手负背,笑着便走入了屋内。

  少年也是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也去忘了木屋中拾掇着山人自北荒城离开时带着的大量凉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