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胎发出的咻咻声和着微风,关着车灯的汽车如鬼魅一般开进了码头。远处的几艘小船坞仍是没有任何动静,四周死一般的静寂。

  带着些波光的大江之后,是灯火辉煌的香港夜景儿,可那些霓虹灯光竟似远隔万里,根本照不过来。

  风流哥沉着脸道:“蚱蜢睡这么早,不然在船屋中怎么连灯都不开?”

  阿龙道:“不是他还没回来吧。”

  风流哥摇摇头:“就算没回来,他这个大龙帮的分区老大手下也该有两个小弟在这儿帮他望风。不然要是有人找过来,他怎么跑?”

  不知为什么,王鲸忽然觉得有些心神不安:“风流哥,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要不咱们撤吧,明天再来。”

  “既然来了,就不能撤。”伴着微亮的光,风流哥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带着种冷冷的阴暗,“我们必须比贱虎快,就算有危险,也要上!再看看吧,要是等一会还没动静,我们一艘船一艘船的找!”

  王鲸只好点了点头,把手里的砍刀稍稍握紧了些。

  此时,在临着屯门码头一幢高层建筑的天台上,肥彪正坐在椅子上喝茶。他穿着一件宽松的薄衫唐装,肥头大耳,满脸横肉,身边正有几个小弟,各自拿着望远镜在观察码头上的情况。

  不一会,光头的贱虎放下望远镜,朝那人道:“彪哥,阿龙的车已经进了码头了。”

  肥彪低哼一声:“人手都安排好了?”

  贱虎点点头:“三百个小弟都藏在集装箱里,人手一把砍刀。”

  肥彪又是一声冷笑:“那个自作聪明的鬼佬陈,以为悄悄把蚱蜢的下落告诉风流就能抢得先机,也太幼稚了。都说鬼佬陈鬼精鬼精,可也不过如此嘛。”

  贱虎嘿嘿一笑:“鬼佬陈不过是个小鬼,彪哥才是明察秋毫的铁面判官钟馗老爷。”

  这马屁拍的肥彪舒心的很,让他的肥脸禁不住嚣张的一笑:“小鬼想连庄,我不答应。”

  贱虎又是讨好道:“拿下铜锣湾,明年的话事人就一定是彪哥。”

  肥彪高兴的灌下一大口茶水,忽然一拍扶手道:“动手!”

  王鲸和风流哥还有阿龙还在密切关注着那几只小船的动静,耳边却忽然传来一声爆响。王鲸扭脸向天际一望,一朵五彩烟花在漆黑的天空蓦然绽开,尔后化作星星点点的光芒,缓缓下落。

  阿龙叫骂一句:“谁特么这么有闲情逸致,在这个时候放烟花,吓了老子一跳。”

  王鲸却是突然抖了个激灵:“不好,阿龙哥快开车。”

  阿龙却是没有反应:“干什么一惊一乍的,要说你就是年纪轻...”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周围忽然又是一阵呼呼啦啦啦的爆响。紧接着,码头上的数个集装箱同时打开了门。数百名小混混便挥舞着砍刀冲了出来,只是片刻便如潮水一般将车子围在中间。

  “我靠!”

  车中三人的心顿时一紧。

  N酷匠网唯fl一{正#版(,R&其他Q/都是盗r"版

  “快开车!”风流哥喊了一句。

  可刚喊完,便听啪的一声,阿龙旁边的车玻璃便被敲碎了。一把砍刀直接伸了进来,阿龙反应几块,稍微一闪,一刀劈出,血光崩现,只听一声惨叫,那人的胳膊便和身体分了家。

  此时又是一阵玻璃碎裂的爆响,风流哥和王鲸旁边的车窗也全被打烂,数把砍刀便挤了进来,兵兵乓乓的作响。王鲸和风流哥左躲右挡,状况极险。

  阿龙不及多想,踩下油门就发车。可此际倒车就是送死,只能往前边开。车子轰隆隆冲出了一条路,可那些小混混紧追不舍。没几下已是到了江边,开无可开。

  “快下车!”风流哥大吼一句,嘭的推开了车门,竟是撞飞先来的三四个小弟。

  阿龙和王鲸依法炮制,各自下车,出门便砍伤几名小弟。

  可抬眼一瞧,后边竟还有几百人。三人不由得靠在了一起。

  风流哥咬着牙道:“不要散开,杀出去!”

  阿龙和王鲸略一点头,三人便背靠着背,在一堆砍刀之中大开大合。那些混混竟一时近不得身。这自然是要多亏阿龙带来的神兵利器了。

  那些砍刀只是和这三把刀一碰,便当当成了两半。上来的人也没几个完整的,胳膊肘子乱飞,喷出的鲜血溅了三人一身。

  “来啊!”三人都杀红了眼,朝那些人怒吼着。

  小混混们围成了一个圈,被三人气势所迫,都不敢上前。

  阿龙大口喘着粗气吼道:“老子玩砍刀的时候,你们这些吊毛还在写作业!有本事来啊!”

  此际三人都没功夫去想这究竟是什么情况,只想杀出去再说。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谁杀了马风流谁就能当老大,杀啊!。

  那些小混混顿时又来了勇气,一窝蜂的涌了过来。

  王鲸和风流哥还有阿龙三人一边背靠着背往前突围,一边挥舞着砍刀。只是那些砍刀便好像雨后的春笋一般,割了一茬又一茬。没过多久,三人渐感体力不支,动作也慢了下来。

  忽听刺啦一声,风流哥的左肩被划出一道口子。但他却顾不上喊疼,奋力挥刀一扫,砍断来人胳膊,继续拼杀。

  王鲸那里也不好过,他这身板的体能真是差极了,不过几分钟就感觉气喘吁吁,胸口发闷,若不是有超级搏击术在身,只怕也早就挂彩了。

  三人又往前移了几米,又听阿龙猛的叫了一声,竟是被人一砍刀落在了肩膀上。

  “我去尼玛的!”阿龙直接把那人搂了过来,一刀捅死,又将那人充当了肉盾。只是那把砍刀却仍然卡在他肩膀的肉中,但此际也顾不得了。

  又过了一会,围着三人的圈子越来越小。小混混虽死伤了一半左右,可仍有数百人在不断的朝他们挥刀。倒下的混混便被踩的面目横飞,就算是那些受伤倒地的,也别想活了。

  乌黑的空气中到处弥漫着血腥味道,王鲸忽然又找到了黑匣子时的感觉。一股股温热的血如同沐浴一般喷到他的脸上身上,让他忍不住想起了毒狼那张阴狠可怖的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