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仁见到自己要的效果达到了,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道:“其实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告诉大家,一定要好好工作。我绝不会跟你们大家抢功劳。因为我的目的不是为了升职加薪,你们明白吧?”

  郝仁的话音刚刚落下,办公室里的下属们全都点了点头。同时又都高兴的笑了起来。

  郝仁跟他们大boss从小玩大的关系,又是好朋友,还抢功劳干嘛?

  真想升职加薪,跟思雅说一声不就好了?要知道,梦诗雪黛最有油水的,可不是他们广告部。相反,赚的最少,工作量最大的,倒是非他们广告部莫属了。

  见到大家的气氛再次调动起来,郝仁恰合时宜的说道:“还有一点请大家放心,以后,我不会像别的经理那样,克扣你们获得的奖金。上面发多少,到你们手里就有多少。至于这样做的原因,想必也不用我过多解释了吧?”

  “不用!郝经理不差钱嘛……”

  “哈哈……对对对,郝经理可是隐形的大富豪呢。你是没看到他开的那辆车子,两千多万呢……”

  “我去,没想到郝经理这么有钱啊……”

  “行了各位,有没有钱我不敢说。但是我只能告诉你们一句话,你们只要出了成绩,功劳全归你们个人所有!”郝仁压了压手,再次说道。

  他实在受不了这些员工的吹捧了,早知这样,就不该这么高调了。

  一听这个,那还了得?只是瞬间,场面再次陷入了无法控制的局面。

  这帮搞创意的累死累活为了什么?

  还不就是为了多赚点钱。

  况且广告创意这玩意儿跟别的工作不一样,往往一个受到市场好评的创意出来,就能让创意者本人赚的盆满瓢满。

  用老话说,就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郝仁的话无异于给了他们一针强心剂。听他说完,大家全都喜欢上了这个靠关系上位的boss。

  “好了诸位,听我说一句。”这时,顺位排名最高,也最有可能升职成部门经理的李副总站起来说道:“郝经理今天刚刚正式与大家见面,那我就倚老卖老的说两句啊!今天晚上,咱们部门有一个算一个,下了班以后都别走了,咱们去四海酒家为郝经理接风怎么样?”

  “好,我同意!”

  “当然好了,算我一个……”

  大家的热情令郝仁实在不想拒绝,但他今天晚上确实没有时间,只好压了压手,道:“各位,谢谢你们的好意!不过今天晚上我真的有事。要不这样,后天就回礼拜六了,咱们后天晚上去怎么样?到时候我请客!”

  “这怎么好意思啊?”

  “对啊,后天礼拜六,人肯定多的不要不要的。”

  听到这里,李副总对着郝仁耸了耸肩。

  郝仁只是笑了笑,说道:“各位,不用担心。咱们去天然居,我在那里熟,吃完以后,我在请大家一起去K歌,总之,只要大家努力工作,一切都没问题。”

  “谢谢郝经理!”

  YO最I新T章节F,上酷、(匠!3网@

  “郝经理V5霸气……”

  天然居,可是天南最有名的大饭店,吃一顿饭至少也得三五万。

  只是瞬间,就连李副总也不由自主的佩服起了郝仁。

  郝仁三言两语就把手下的一帮人收买了过去,这让李副总再也没了跟郝仁争权夺位的勇气。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经到了中午。

  郝仁关上电脑准备下班,刚出办公室就被一个下属拦住了去路。

  就在郝仁疑惑之时,那个鬼鬼祟祟的下属,小声道:“郝经理,思副总来了。”

  来就来吧,至于搞的这么神秘吗?

  郝仁一阵无语,但是很快他就回过味来。

  思雅无形之中再带冰霜BUFF,她刚一出现,就让整个办公室里的气温下降了几度。原本啪啪打键盘的声音,竟然都小了很多。可见大家伙有多怕她。

  见到她进了办公室,郝仁对那高密的下属说了两句,然后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小办公室里。

  很快思雅便推门走了进去,而大家在松口气的同时,全都不由自主的望向了办公室。

  “思副总,什么风把您给吹来啦?”郝仁躺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笑呵呵的看着思雅。

  外面的同事们见到此处,全都愣在了当场。思雅什么身份?黑寡妇头领啊!虽然听不到郝仁说的什么,单看他的举动,就知道二人的关系好到了什么程度。

  虽然郝仁早就给他们打了一剂定心针,但说归说,谁都会说。哪有亲眼目睹的事实来的实在?

  思雅翻翻白眼,瞪了郝仁一眼道:“费什么话啊?麻利点,赶紧跟我走。”

  “是首长!”郝仁笑着直接从椅子上崩了起来。

  思雅很自然的挽着郝仁的手臂,走出了办公室。

  他们刚刚离开,办公室里再次沸腾了起来。

  “我没瞎吧?思副总竟然挽着郝经理?还是那么的亲密自然?”

  “没瞎,确实是真的!我的老天,估计着思副总今天没吃药吧?”

  梦诗雪黛两大冷,一个是老总孙梦雪,另外一个就是他们的思副总了。每天跟个冰山一样的思副总竟然亲密的挽着一个男人的胳膊,别说他们这些小职员没见过,即便连属于伪高层的李副总同样也没见过。

  见到这样一幅场景,李副总不免感慨道:“难道思副总喜欢这款?我好想也不比他差啊?年长几岁不是更有男人味么?”

  说到这里,李副总更是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那没棱没角的脸庞。

  只是瞬间,办公室里的同事们就跟商量好的一样,全都低下了头。

  因为他们实在看不惯这个为老不尊,又自恋的李副总了。

  ……

  上了车,郝仁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令人情迷意乱的夜晚。

  此时此景,更是让他心痒难耐。

  “嘿……想什么呢?干嘛笑的这么恶心啊?”

  思雅见郝仁眼神轻飘,一脸荡漾的贱笑,实在搞不懂他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恶心吗?没有啊……”闻言,郝仁赶忙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

  恶心是恶心了点,但他总不能直接告诉对方,我在想昨天晚上的羞羞事情?那样说,思雅不跟他翻脸才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