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父母比作是我身上的骨和我身上的肉,我最爱的人一定是我的心,而你,我唯一的兄弟,是我的手足。”

  焱寂城平静的望着气愤的徐抹阳。

  “如果当初四处流浪的时候没有遇见你,我即使能走到今天也不会这么轻松,我很庆幸这世上有你,曾经的我孤僻自卑,除了你,我很难想象我还能和谁成为好朋友好兄弟。”

  “生死我早已经看淡,如果不是白断流告诉你这件事,如果不是你追问我,我想即使我离开的那一天,我也不会告诉你。”

  “没有任何办法,人都有一死,我只不过是死的早了些,坦然面对岂不是更好?”

  “你放屁!”徐抹阳颤抖着大吼,“咱们两个一起受了那么多的苦,如今只要推翻叶无涯,我们就能彼此都过上幸福安稳的生活,开心的日子就离我们这么近,我想看你真正的成亲,我还想让你给我当伴郎,你如今突然告诉我寿命将至,我接受不了!”

  “受苦?曾经年少的日子对我而言并不是苦,回想起来,还有些留恋。”焱寂城看着树上飘落的绿叶,轻声道:“我们两个一起打打杀杀,一路闯到现在,其实我什么样你很清楚,从他死后,我就失去了我的目标,我本来就对未来没有任何幻想,因为除了娶一个真正喜欢的妻子外,该经历过的我都经历过了,更何况,与叶伶也成过亲了,虽然不爱,但也体会过那种滋味。”

  “还有很多事要做,现在也并非是告别的时候,最后一程,我希望能没有意外的走完。”

  徐抹阳咬了咬牙,他竟然语塞,不知该如何反驳如此平静的焱寂城。

  “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徐抹阳道。

  焱寂城笑了笑,点头道“嗯,我信。”

  “滚蛋!”徐抹阳骂了一句,但还是没忍住,被焱寂城影响的笑了起来。

  ……

  老战皇坟旁,组织成员们都藏身林中戒备着四周,而焱寂城等人则是围聚在这里开了一个会。

  荒城被毁后,组织已经无处容身,不光叶无涯清楚焱寂城现在得到多少民心,其实风皇他们也都感觉到了。

  “既然叶无涯已经宣布了你与他对立的事情,现在想必整个幽冥世界也都传的差不多了,我们虽然能等,但一旦过了这个风口,再想调动民心就难了,趁着现在幽冥世界的人们蠢蠢欲动,我觉得是时候对叶无涯进行反攻了!”风皇严肃道,焱寂城现在只要举起反抗叶无涯暴政的大气,定会有人响应。

  虽然无法将这股势力聚集在一起,但在各城混乱之时,他们只需要直捣万灵城就足够了。

  “还不行。”焱寂城摇头,那十位重魂皇者始终是个麻烦,在此之前,必须剪除叶无涯的羽翼。

  “可是我们已经无处容身了啊!”褚庄道。

  焱寂城看了他一眼,而褚庄在焱寂城注视过来后心虚的低下头去,在之前,焱寂城的坏话他可没少说,幸好焱寂城不知道,否则现在焱寂城就有足够的理由杀了他。

  “我倒有一个地方。”焱寂城沉思后道,“过来之前我曾无意间救过落雨商会的人,虽然没有绝对的把握,但可以试一试,如果落雨商会愿意帮我们的话,偌大的商会里面藏几千人并不难。”

  意外搭救落雨商会的大小姐雨轻柔,这个时候却也刚好派上了用场。

  只是希望他们能够愿意出手相助,如若不然,焱寂城也实在想不到其他的地方了。

  “落雨商会?”风皇一愣,“落雨商会在幽冥世界经营的倒还不错,有过耳闻。”

  “既然这样那就先去落雨商会看看情况,若能得到帮助那就有了暂时容身的地方。”焱菁道,不管怎么说总是一条路。

  而焱寂城对此也自然赞同,至少迟迟没有听说过任何自己行踪泄漏的风声,在守口如瓶方面,落雨商会还是值得信任的。

  打定了主意,众人便开始制定路线,落雨商会位于万灵城城西,而他们现在在万灵城城南方向,要去落雨商会所在地,这一路要避开不少城池,更何况还有追兵会在附近范围搜索,所以计划订的更加谨慎了些。

  不好不坏的消息是,落雨商会所在城池距离万灵城很近,若想要奇袭万灵城很容易,但暴露的机会也很大。

  ……

  时间一天天的流逝着。

  叶无涯收到了前方追兵传回来的汇报,月皇死了,能杀月皇的人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焱寂城。

  但叶无涯并不打算将焱寂城杀月皇的消息传出去,一旦传出去,只会让幽冥世界的灵们更加沸腾,别看月皇是个女人,但在自己封地中可以说是劣行不少,大众只会对她的死拍案叫绝,绝不会有半点难过。

  焱寂城与风皇他们汇合令叶无涯觉得更加棘手,尤其现在他们在暗处,叶无涯心里怎能不担心?

  加派兵力追剿他们的同时,叶无涯竟开始为自己现在的想法感到惊讶。

  遇到这种事后,他会忍不住去找叶伶商量。

  =酷'匠网Bc首0"发

  实在是叶伶这两次的提醒帮了他很大的忙,身为主上他不可能做到和叶伶一样平静观望着这场战争,他还要操心许多幽冥世界的杂务,以至于迟迟冷静不下来。

  “焱寂城已经与他们汇合,伶儿,你觉得为父该怎么办?”叶伶的宫中,叶无涯坐在那里问道。

  叶伶为他倒了杯茶,道:“如果我猜的不错,爹你现在想的是要不要把那十个全都派出去,如果我说不派,爹你一定会认为我是在有意帮助焱寂城是么?”

  叶无涯笑了笑:“都说知女莫若父,但你这个丫头却是把为父的心思猜的很透。”

  叶伶也微微一笑:“现在的局势很明朗,都在等焱寂城什么时候出手,焱寂城一旦开始动手,幽冥世界中的那些平民都会按捺不住,爹你真正担心的根源也一直是他们不是么?”

  叶无涯点头:“嗯。”

  “想要找到焱寂城很难,贸然派他们十个出去,以焱寂城的战力而言,万灵城的防守对他而言犹入无人之境,既然这样,我们不如先从这无数平民身上开始着手,焱寂城再强,到时候也是孤掌难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