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之计还是尽快把这个事情糊弄过去,这样邱源才好让生活回到正轨,但是毕竟是蟠桃会,这件事情怎么说是天庭极其重视的事情,自己还是要正式一点不能太过于糊弄,不然邱源也知道自己是百分百没有好果子吃的。

  “小吒,你去打听打听,具体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也好准备准备。”邱源直接跟站在旁边的小吒说道。

  “知道了。大家在这等着,我去去就回。”小吒笑了笑,然后走出了大门。

  邱源看到大家走了出去,自己转身对大家说道。

  “大家就没在这耗着了,该干嘛干嘛去吧。”

  大家也没费什么话,都各自回屋了,只剩下还跟邱源一起睡的水缸。

  “诶呀诶呀!蟠桃会啊!我要去蟠桃会了!孙悟空同款啊!”水缸眼睛里面尽是喜悦。

  “卧槽,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不就是吃几个破桃子吗?你再这样你别去了,等回去我去楼下的大学生服务超市给你买一箱子果珍冲着喝,喝死你丫的。”邱源翻了个白眼。

  “别别别别别呀!那太不够意思了!”水缸一听这话,差点没炸毛。

  “得了得了,吃几个破桃子你就这个样子,这要是给你弄点什么仙丹,你还不得当成昏厥啊?”邱源不以为意地说道。

  “嘿!老邱,我发现你这行市见长啊?这蟠桃盛会都已经不能勾起你的任何欲望了吗?哦,也是,毕竟两个神仙都稀罕你呢,你自然也是对这些什么仙界蟠桃看不上眼。”水缸抠了抠鼻子,也是颇为不以为意地说。

  “说正经的,你就不觉得特别诡异?我们来之前可没听说有什么蟠桃盛会进行啊?”邱源说。

  “那你啥意思?你的意思得跟国庆节是的一天到晚挂横幅感谢这个感谢那个的?”水缸则表示不以为然(并不认为对方说得正确)。

  “怎么说呢,你想啊,再怎么说话,你也不能一点迹象都没有吧,我们根本没听说有这个事情啊。”

  “可能仙界都低调呗。毕竟都成仙了,再怎么说可能也就不在乎这些物质上的东西了。”水缸猜想到。

  邱源先是点头再是摇头,没说话。

  邱源经过这几天的生活,他发现了。虽然仙界那些人早已经成仙不知道多少年了。理论上,通过了天劫的人,都应该是清心寡欲无欲无求的。但是从情况上面来看,并不是这样。他们可能在人间扔掉了那些物质和感情,扔掉了那些劣根性;但是当他们来到仙界为仙,仙界却不是那么的干净。

  什么意思呢?这里的封建意识还是很浓厚的,毕竟天大地大,玉帝最大。天庭甚至表面功夫都没做,压根就是纯正的封建帝制。要知道,这可就变成了宫斗的戏码啊。

  好吧,其实后半部分属于邱源的猜想,但是这仙界的人确实跟邱源那种油盐不进的样子不一样。

  好吧,邱源甩了甩自己的脑袋,里面乱七八糟的,什么也想不出来。

  邱源坐到屋子里面的太师椅上面,看了一眼旁边放着的一摞请柬,顺手拿了起来。

  小桃是带着请柬来的,她走之前放在了太师椅旁边的茶桌上面。

  “嗯…小吒的…我的…大毛的…赤珏的…水缸的…瑶瑶的………这是?游真的?”邱源随手翻着这一摞请柬,竟然看到了游真的请柬。

  #Z酷R匠网正版首发"!

  刚开始看到这张请柬,邱源还有点奇怪,后来才反应过来。

  哦,原来游真跟我们是一伙的啊?!

  这也难怪,这游真真人好久没有出现了,难道是没有接到这本书的作者的通告吗?

  其实游真自从那晚得到了李天王的承诺以后,游真就李天王派来的人送到瑶池里面去了,天天就跟泡温泉似的,天天在里面泡着。

  要知道,瑶池,那可是仙界相当有灵气的地方了,那可是王母娘娘养花的地方,能没有灵气吗?要不是王母娘娘忙蟠桃会的事情,根本没有空去瑶池赏花,李天王还真就不好意思让游真真人进去泡瑶池水。

  你想啊,那是人家养花的地方啊,那是你进去泡温泉的地方吗?

  但是这瑶池水跟温泉水比,那可是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毕竟你去什么旅游景区洗温泉,你就会发现,这个城市里面,到处都是洗温泉的地方。其实都是热水器烧的,不然,这一个市区里面挨家挨户都泡温泉,那个城市有多少个火山也给你洗熄了。

  “诶呀。”邱源惊叹一声。

  “怎么的了?”水缸刚伸了个懒腰,因为没事干,所以想睡一觉。

  “诶呀,要不是游真的请柬送到了这里,我还真就忘了游真真人是跟我们一伙的了。”邱源掏出了游真真人的请柬在水缸的眼前晃了晃。

  “游真真人?嗨,我也忘了。那这份请柬你怎么处理啊?”水缸笑了笑,自己也·忘了游真真人的事情了。

  “还能怎么办?我给送过去呗。”邱源站起身来拍了拍裤子,径直地往外走去。

  “诶诶诶,你就这么过去了啊?”水缸出声把邱源拦住。

  “啥玩意?我不这么过去我还怎么过去?我还得找个水果摊买点香蕉买半拉西瓜是嘛?又不是探望病号,我是去送请柬。再者说了,这有不是什么好事情。这要是你什么人结婚给你送请柬,你过去不得给红包啊?”邱源翻着白眼,啥也不管张嘴就来。

  “嘿!你特么歪理还挺多。要我说啊,小吒姐不在,你就跟着大毛姐去呗,怎么说人家也是仙界人士,总比你一窝蜂到处乱飞来得强。”水缸真的不想再接这个话茬子了,就感觉是个智障。

  “有点道理,得,走了哈。”邱源摆摆手,继续往外走。

  “妈了个智障。”水缸感觉自己多此一举,伸手大被蒙过头,跟周公下象棋去了。

  邱源走出自己的屋子,感觉水缸言之有理,再怎么说,自己这人生地不熟的,这要是要是瑶池外面的人拦下来可怎么办啊?

  邱源走到了旁边的大毛的房间,敲了敲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东北Pants说:

  妈的智障,学校寝室楼连着断电还断网。我这下午上床眯了一会,十点才特么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