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王姐这么迫切的想知道,那我就直说了吧,我只是听人说,你的好姐妹最近在蠢蠢欲动,在密谋着什么,好像要害谁。”我一副豁出去的模样,话语之间也是颇为的含糊。

  我觉得要是直接点名道姓的说,效果不一定有含糊的好。毕竟那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可能知道的那么清楚,太过清楚反而倒是让人觉得刻意。

  “要害谁?”王姐看着我微眯起了眼睛,看了我好一会,才别开了目光。而她自己似乎陷入了沉思中。

  我看着王姐的模样,心里狂笑个不停。不过这刘嘉佳还真是一点忙都没帮上,枉费我费劲心思的救她,到头来,还得自己搞定。

  “王姐?”我见王姐沉思了好一会,也没有开口说话。我这是在她的监舍继续待着,也不是。要是离开也不能不和她打招呼,所以无奈之下,我只能叫了她一声。

  “杨尘,你先回去吧。”王姐被我唤回了神,不过她说的话,倒是赶我走。

  但这也是我想的,我来找她的目的都已经达到了,所以自然没有留下的必要。

  7酷匠%网j唯F,一-正(版a√,B{其ar他-!都#是e盗:版Lf

  我离开了王姐的监舍,我从王姐的神情上看得出,她和孟玲珑之间的关系似乎越来越僵了。

  我暗自思忖着,现在挑拨孟玲珑和王姐的关系,基本上进行的很顺利了。

  我觉得时机差不多成熟了,该准备下手了。但这下一步,我该怎么做那?

  我突然觉得自己的脑细胞有些不够用了,这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我有些急切,抓了抓头,又挠了挠脸的,这想不出下一步可不行,要不然我去找唐一菲和石蓉商量一下?

  我觉得可行,毕竟三个臭皮匠,抵一个诸葛亮。我打定了主意,便准备去找石蓉和唐一菲。

  但去往她们监舍的路上,我还是一路都在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我真的为我自己的智商捉急,这节骨眼上还掉链子。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直接去了接着唐一菲去了石蓉的监舍。

  进了石蓉的监舍我也没有卖关子,直接道明了来意,“我来是有事情,找你们俩商议一下。”

  “什么事啊?”石蓉一脸好奇的问着我。

  “我刚才去找了王姐,我本想借刘嘉佳的嘴推波助澜,但没想到这娘们太不给力了。”

  “原来你这是打定的这个主意啊!”石蓉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我本来想去试探试探王姐,但反倒我自己又去添油加醋了一番。王姐和孟玲珑现在的关系,越来越僵了,我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但是我现在觉得棘手的事情,就在这下一步上,你们有什么好的意见,这下一步该怎么做?”我一脸苦恼的模样,问着她们二人。

  “下一步……”石蓉重复着我话中的三个字,细细的斟酌一番。

  我见石蓉在想着事情,便没有打扰到她。我看了看唐一菲,这小妮子,眨着大眼睛,看看我,又看了看石蓉,好像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一样。

  我见她的模样,倒觉得可爱的紧。一时没把持住,鬼使神差的朝她走了过去,捏了捏她的脸蛋。

  “干嘛?”唐一菲将我的手打掉了,看了看我,又垂下了头,小声的说道。

  “不干嘛。”我收回了手,“嘿嘿”的笑了两声。

  而我这一个动作,倒是打扰到了石蓉,她看向了我,而我的目光与她瞬间的交错。

  随即我便别开了目光,我觉得每每和她视线交错,都会尴尬无比。

  “石蓉,你想到什么好办法了么?”我问着她。

  “我觉得现在空口无凭,就算是挑拨着孟玲珑和王姐,也不见得二人会鹬蚌相争。”石蓉略微思忖了一下,方才开口说道。

  她的话我倒是赞同,“你说的有些道理,所以说现在要来一个重磅。”

  我和石蓉,唐一菲商讨着这件事情,但唐一菲几乎就是听我们在说。

  商讨了好半天也没想出什么既有效,又有用的方法。

  我和石蓉说了一声,我在想想办法,便将唐一菲送回了监舍。

  送完了唐一菲我才回了自己的监舍,而我这一路上可谓是愁容满面,心里一直在想着这件事情,但还是没想出和所以然来,不免有些烦躁。

  然而在我回往监舍的路上,却碰到了一个人。浓妆艳抹的女人,正是张瑜凤。

  我本就烦着,见到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烦闷只增不减。

  我丝毫不想和她有交集,我想要错过她走过去,但偏偏张瑜凤并不想遂了我的意愿。

  我和张瑜凤擦肩走了过去,我以为她不会缠着我,我刚要窃喜的时候,面前却突然站了一个人,正是张瑜凤突然一个跨步拦在了我的面前。

  我生生的顿住了步伐,要是在走半步,怕是就撞到了她的身上。

  “怎么?杨大帅哥,看到我,就像这么擦肩而过么?”我看着张瑜凤,她还是那一副笑脸,好像千年不变的笑脸一般,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但我对她的笑容非常的免疫。

  “有事么?”我完全没有搭理她那无聊的问话,而是直接问着她正事。

  “当然,不然我拦你做什么?我哪一次找你,没有事情?就算没有事情,也可以搞事情啊!”张瑜凤的话说的极其暧昧,而她整人更是直接朝我扑了火来。

  我突然觉得这监狱里的女人,怎么总喜欢扑人,就因为我是男人?真是一群饥渴的女人。

  我退后了一步张瑜凤扑了个空,但她也没有怒,反而笑意盈盈的说道:“怎么?杨帅哥不愿意和我搞事情么?”

  张瑜凤说着又朝着我扑过来,这一次直接抓住了我脖领的衣服,使得我后退不得。

  我不悦的皱着眉头,“有事只接说事,别磨叽没用的。”

  “杨帅哥,你今天似乎很烦躁啊!要不要,我帮你?”张瑜凤的手抚摸到我的脸上,她将自己的面颊凑近了我,使得我们呼吸交错,而她说话时又刻意拉长了声音,我不得不认为她是在调戏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