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大臣听了,心头都是巨震,议论纷纷。

  小皇帝一扫从前的昏聩,忧心忡忡的道:“各位爱卿,朱燮元和徐可达都战死了,叛军很快就会夺取四川,之后必定席卷关中,这可如何是好?!”

  方从哲眼珠一转,站出来道:“皇上,臣以为赶紧派兵救援吧!”

  叶向高也站出来道:“请皇上立即下旨,调集京畿一代驻军,然后派一员能征惯战的大将统兵出战,消灭奢崇明!”

  “派谁出战,派谁统兵?你们倒是拿个主意呀!”小皇帝站起来在御桌后跺脚,来回踱步。

  “启禀皇上原贵州巡抚李标是一员能征惯战的大将,现在正赋闲在京,不如让他挂帅!”这时兵部尚书张鹤鸣厚着脸皮站出来发言。

  “不行,不行,李标是个有勇无谋的,他当了四年的贵州巡抚,连境内的几股小土匪都消灭不了,怎么能指望打败奢崇明呢!”内阁首辅叶向高反对。

  “皇上兵部侍郎胡永顺可以担当重任!”方从哲站出来道,胡永顺和他交情甚密,这老小子像趁机给他捞个官做做。

  胡永顺自己却不乐意了,他可不想到刀光剑影的战场上去送死,站出来推脱道:“启禀皇上,臣最近偶感风寒,全身无力,只怕难当重任!”

  小皇帝冷哼了一声,挥挥衣袖,示意他退回去。

  大殿上大臣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举荐贤能,有的说应当派袁崇焕去,还有的主张从皮岛调回大将毛文龙,又有人举荐洪承畴,可全都有人站出来反对。

  最后还是田尔耕大人站出来忠心了一把:“皇上,以臣看来刚才说的那些人都不太合适,这次出征关系重大,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所以,必须派一员忠心耿耿且有勇有谋战功卓著的虎将去,眼下满朝文武之中附和以上条件的,恐怕也就只有……只有……”

  “快说呀,吞吞吐吐的干什么!”

  “臣,臣怕皇上舍不得!”

  “关乎社稷存亡,朕会有什么舍不得的,快说!”朱由校急了。

  “恐怕也只有威武侯易少川大人了,易侯爷曾率大军击溃后金大军,以少胜多,威震天下,将士归心,百姓崇拜,派他出战那真是最合适不过了,皇上您说是不是啊!”

  小皇帝一愣,然后拍脑门,笑道:“对,对,朕怎么给忘了,朕身边可有一位英勇的骁将,小易子,你说你也是,朕不找你,你自己也不知道站出来,这次统兵平反,朕认为非你莫属,你愿不愿意为朕平定反贼?”

  “启禀皇上,能有机会为国效力为陛下效忠,奴才万死不辞!”易少川赶忙跪下来,心里却把田尔耕他们家的祖上八辈挨个问候了一遍,这老王八分明是借题发挥想把老子排挤出京城去!

  “好,小易子你去,朕也放心,张鹤鸣,命你立即传旨两日内调集京畿十万人马,不得有误!”

  叶向高咳嗽了一声道:“皇上,四川总督朱燮元和巡抚徐可达已战死,眼下四川群龙无首,地方军队七零八落,必须有人辖制才行,况且十万大军一天所需的粮草无数,从京城运肯定是鞭长莫及,只有从贵州运,可是贵州巡抚在前些日子告老还乡了,需要再委派一个巡抚?!”

  这时候,兵部侍郎胡永顺的“偶感风寒”立即好的差不多了,眼神一亮,跳了出来,大声道:“臣愿意为国家出力,请皇上派臣到贵州去吧!”

  “下去,下去!”小皇帝看了他一眼,气不打一处来:“你不是偶感风寒吗?朕看你就是贪生怕死,给朕立即滚出去,朕不想再看到你,滚!”

  胡永顺吓得浑身哆嗦,灰头灰脸的赶忙跑出大殿去了。

  hS看'L正T版O。章…,节UQ上酷匠*网Te

  四川总兵李维新道:“皇上,臣还有一事,为与反贼作战,总督大人招幕了许多新兵,可入征以来已有三月未领军饷,俗话说的好“皇帝不差饿兵,求菩萨还要添香油钱”四川那些士兵应征入伍都是去拼命的,九死一生,可却无军饷发放,这让他们多寒心,以后还会有谁应征,又有谁会卖命啊!所以,还请皇上给四川那些士兵们补发饷银!”

  小皇帝一愣,他根本不知还有这回事!

  叶向高道:“皇上,臣认为李维新总兵说得对,朝廷应当给士兵们发放饷银,况且十万大军去平反也需一大笔军费呀!”

  “这事让户部去办就行了。”

  户部尚书毕自严站了出来:“皇上,这些年来国库一直很是空虚,眼下又为陛下筹备五日后的大寿,户部实在是拿不出银子了呀!”

  天启年间,人口大约一亿多,朱氏子孙高达百万之余,他们是不用交税的,其中藩王,岁禄万石,再加上贪官众多,所以大明朝的国库,这几年一直都处在“囊中羞涩”的状态中,拮据的很!

  这时田尔耕又站出来,语出惊人地道:“眼下正在筹备皇上的大寿,军饷可以先欠着,等朝廷有钱了,再发给士兵们!”

  听了这个田尔耕自以为很有创意的主意,李维新最想做的就是抡圆了给他一顿耳光,而且此耳光一定要打的这个脑残,方才解恨。

  朱由校一时不知怎么办了,有点为难,要是别的事情还可以解决,提到钱,他也没辙,只好把目光投向了易少川。

  易少川心想,我靠,你老人家看我做什么,这不明显的甩包袱,上次增援辽东,用募捐这个办法从一毛不拔的大臣们身上弄了一笔军费,这次要是故计重施,他们肯定不会买帐了。

  “皇上,奴才以为此事再议!”

  小皇帝沉思了一下:“传旨,命威武侯易少川为四川总督兼任巡抚,总管前线一切政务军务,至于军饷的事,朕昨天偶感风寒,身体有些不适,所以此事明天再议,啊,再议!”

  说着起身离座,从御座后的小门跑掉了。

  易少川连“退朝”两个字都顾不上喊,就跟着皇上逃走了。

  “小易子,你说这件事该怎么办,快想办法呀!”朱由校像练了轻功一样,脚不沾地,一路狂奔,杀回寝宫。

  “要不用你上次那个什么捐的办法?”

  “皇上,恐怕不行,大臣们可能会不愿意了。”

  “那该怎么办?”

  易少川沉思了一下道,:“皇上,李维新远道而来,就算是没有军饷给他,,至少也应该有所赏赐,要不会让蜀中的将领们寒心的!”

  “朕忘了……”朱由校右手掐着两边的太阳穴,愁眉苦脸的道:“你去传旨,赏赐李维新黄金五十两,让她先回四川去吧!”

  “遵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