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院大殿。

  时经冷着脸,看着任玄。

  “任玄,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那群董家修士,会成群结队的来到学院这边?那个来到我们学院哭诉的苏老头,又到底是什么来历?”时经问道。

  任玄闻言,自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均是详细的叙述给了时经。

  “原来如此,这样来说,倒是他们‘黑虎会’作恶在先。”

  时经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最m新R"章节…K上酷)匠网X

  他不说话,任玄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

  偌大的东院大殿,只有时经和任玄两个人,此刻又是夜晚,殿内烛光摇曳,将两人影子拉扯的摇摆不定,莫名的浮现出一股森然气息。

  “董家这群修士,我肯定是不会放过的。尤其是董曜、董旻这对父子。”

  忽然,时经双目一睁,目光直视大殿的门外,说了这么一句话。

  前不搭句,后无接续。

  “徒儿。”

  说完之后,时经便转而看了任玄一眼:“内府的争斗,暂时跟学院无关。即便是有关,那也是你进阶了通灵境之后,才能接触的另一个世界。现在,你还是要把精力放在修炼上。别的不说,那个欧阳神一,我希望你能够战胜此人,至少也要做到不弱于他。如此,你才能成为年轻一代的顶尖强者。”

  “师父教训的是。”任玄应了一声。

  “我不是在教训你,而是将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你们年轻人,就像是早上冉冉升起的太阳,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归根结底还是你们的。因此,未来东院的希望,也全都寄托在你的身上。”

  “师父请放心,我和师兄会一起努力的。”任玄拱了拱手。

  “你师兄?嘿!”

  时经听到任玄的话,不禁嘿然一声,冷笑道:“原本我只以为他也是个老实本分的人,没想到竟然有背后嚼人舌头的坏毛病。似他这种不成器的劣徒,东院的未来岂能托付在他的身上?”

  任玄摇头道:“师兄本性不坏的,只是今晚为了安慰徒儿,这才多说了几句,还请师父不要怪罪他。”

  “这个你就不必替他求情了。我心里有底,自然知道怎么收拾他。”

  时经摆了摆手,不再提张铁柱,而是将目光放在了任玄身上。

  “徒儿,我原本在想,你的实力应该徐徐渐进,稳扎稳打的提升。如此两年之内,进阶通灵境指日可待。但如今看来,围绕着你身边发生的事情,的确太多。时不时的,竟然还会牵扯进来许多通灵境修士。他们这些内府修士,看起来道貌盎然,实际上最喜欢以大欺小!因此,我希望在短期内,能够尽快提升你的实力,让你下一次面对那些通灵境修士的时候,至少能够自保之力。”

  任玄闻言,不由得大喜。

  “尽快提高实力?还请师父不吝赐教。”

  “简单。”

  时经伸出了两根枯瘦的指头,道:“一,嗑药。二,苦修。”

  “啊?”

  任玄一愣。

  “这有一瓶‘练气丹’,乃是六品以上的极品练气丹!我费尽周折,千辛万苦,方才从黄师叔那里讨要来的。为此,还欠下了他好大一个人情。”

  “黄师叔?”任玄再度一愣。

  “就是藏经阁的那个穿紫袍的老家伙,你应该见过他一面。”时经没好气的道。

  任玄闻言,登时恍然。

  “原来是他,没想到,这位黄师叔祖,竟然精通炼丹术。”

  “我的炼丹术就是跟他学的,也不知道是这老家伙藏了一手,还是我这没有学习炼丹的资质,反正我是无论如何也炼制不出来极品丹药的。好了,这老家伙我也不喜欢他,不去谈他了。”

  时经摆了摆手,示意终止这个话题。随后,他探手入怀摸出了一个白色瓷瓶,然后直接递给了任玄。

  “徒儿,你将这瓶丹药收好。从明天开始,我会全程监督你的修炼,你也不要再分心旁骛其他的,只是苦修混元一气,争取在一个月内,将混元一气修炼到第四层去!”

  “第四层!?”

  任玄闻言,大吃一惊。

  要知道,任玄原本的计划,是将混元一气修炼到第三层就行了,没想到,时经竟然一口气提到了四层!

  一个月的时间,修炼到四层,简直有些强人所难。要知道,若是修炼到第五层,那就直接突破到通灵镜去了。

  因此,时经的这个要求,基本上是要任玄在一个月之内,将修为提升到淬体境巅峰!

  “这个,有点难度吧?”任玄有些犹豫的道。

  “你是我的徒儿,你资质又极好,我们还有极品练气丹可以辅助修炼,有什么好胆怯的?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你就不能放开胆子去干?”时经瞪起一双老眼。

  任玄却暗自苦笑。

  看来,今天在学院门口发生的事情,的确是将他气急了,所以才会如此严厉的要求任玄。

  也罢,求上得中,求中得下。

  再不济,一个月的时间,也绝对足够任玄修炼到第三层了。而且由时经这名通灵境强者亲自监督修炼,任玄也求之不得。

  “师父教训的是,徒儿记下了。我一定努力奋发,争取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将‘混元一气修炼至第四层。”任玄答应道。

  “好,有这种胆魄的,才配做我时经的徒儿。”

  时经站起身来,拍了拍任玄的肩膀:“你下去吧,明天卯时四刻准时起床,我带你去后山修炼。”

  “是。”

  任玄答应一声,然后拱手告退。

  离开了东院大殿之后,任玄来到了东院的院子中。

  侧头看去,一旁的张铁柱,正站在大殿一侧的墙角扎马步。

  只见他双臂左右平伸而出,手腕上各悬了一个装满了水的水桶,看起来各自足有百斤,十分沉重的样子。

  似乎,张铁柱已经在这里蹲了很久了,他这个姿势又特别的辛苦,因此已经是一副面红耳赤、双股颤颤,似乎随时都支撑不住的样子。

  “师弟,救我……”

  张铁柱一看到任玄出门,就连忙求援。

  可惜,以这种方式惩罚张铁柱的乃是时经,任玄哪有能耐救他?

  “师兄,我也救不了你啊,你再坚持坚持吧。或许过一会儿,师父他老人家大发慈悲,就饶过你了。”

  报以充满歉意的一笑之后,任玄快步返回了自己房间。

  庭院之中,就只留下了满脸悲怆、欲语还休的张铁柱,陪伴着夏月夜风,在院中颤颤而栗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