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焚等人见状皱了皱眉头,尤其是之前破开山丘的那四人,眼中的不喜之色尤为明显,他们如此费力开山破土,竟然让别人抢了先机。

  “我们也去?!”剑南眼中露出焦急之色。

  “不急,等等看一看再说!”楚子浩却一手拦住剑南,脸色凝重的看着那满脸胡腮的大汉,经过了当初那大荒山先天境强者的洞府已经让他对这种以前的强者的洞府产生了一些谨慎,当日仅仅是一个先天境强者的洞府,其外便有禁制守护,更别提如今这曾经是神龙大陆巅峰强者的蛮荒大帝。

  若是说蛮荒大帝洞府之外,仅仅只有山丘做掩护,他是如何也不会相信。

  大笑声尚未消散,那人的身形便是已然到了两扇巨门之前,此人欣喜之余,灵力运转将双手狠狠地按在石门之上,企图将石门推开。

  石门轻轻的颤动两下,但是紧接着竟是从其中闪出一道黑色的线条,以极快的速度从那人的双手之上划过,壮汉只感觉双手一阵酥麻,等低头再看之时,胳膊之上哪里还有手的存在。

  同时一道道血液才从两个光秃秃的小臂之上喷射出来。

  “啊!”

  直到此时此人才感觉到一阵剧痛从手臂上传来,当即惨叫一声,恐惧之下,身子飞快的向后退去,甚至连手臂的伤口都是来不及处理。

  !}酷匠!网@'永o久p免(费看x小)说

  众人再次一惊,唯有秦焚嘴角掀起一抹冷笑,来之前散松道人早已将关于蛮荒大帝知道的一切皆是告诉了他,他自然明白怎么回事。

  “楚、兄!”剑南脸色更是一片惊色,刚才若非楚子浩阻拦说不定他的下场也是如此,而且最让他吃惊的是刚才那道黑色线条出现的再到融入到石门当中,其速度极为迅速,以肉眼也仅仅能够捕捉到其闪了一下,那人的双手便是彻底被削断了。

  楚子浩脸色同样一片凝重,不过由于他一直都是极为细致的注视着那壮汉,所以在其接触石门的那一刹那,他的紫灵之眼是打开的,他看到那黑线要比别人清晰许多,也极为完整。

  “又是禁制?!”

  楚子浩心中低喃一句,他拥有紫灵之眼一般来说所有的禁制一眼扫去都能看透其本质,或者说是禁制的阵眼之处,破除起来不算太难,但是这个他虽然同样看的到阵眼所在,但是刚才那道黑线的速度却是快到了极致,若是要破除,以他的估计他甚至来不及击溃阵眼,恐怕已经被那道黑线给扫中了,而虽然阵眼是禁制、阵法的最薄弱之处,但是以他目前的实力,他也不敢肯定一击之下可以将其击溃。

  “小子,你可别小看,这个禁制可是有点意思呐!”

  楚子浩低呢喃声刚刚落下,白幻的声音便在体内响了起来。

  “以我的速度跟实力破根本破不了,你能破开吗?”

  “本神也破不了!”

  楚子浩闻言露出来几丝嘲讽之意,这一表情却正好被白幻收入眼下,当即冷哼道,“本神这个状态不及全身时期百万之一,自然破不了,但是小子你能进去就行,干嘛非要破了他的禁制,你跟这个蛮荒老头有仇啊?!”

  楚子浩闻言顿时哭笑不得,“我要能进去破它干嘛?你告诉我如何进去?”

  “蠢货小子,那什么狗屁雷道子给你的竹简之上不都说了吗,令牌乃是进入蛮荒古墓的钥匙!愚蠢到如此地步还修炼个屁!”

  楚子浩闻言脸色变了变,便是恢复了常色,虽说白幻说的没错,那竹简之上确实说黑色令牌是进入古墓的钥匙,但却没有说明究竟如何运用,而且整个道宗皆是在维护秦焚,他又与雷道子接触较少,所以难保雷道子不会为了维护秦焚而施展伎俩将他除掉。

  再加上之前遭遇了那么多的磨难更是让他形成了谨慎的性格,就算是当真没有任何危险,他也绝计不会第一个去做小白鼠实验。

  “我们静观其变!”楚子浩转头对剑南说了一声,竟是自顾盘腿坐下打坐起来,剑南见状也是闭眼修炼起来,他本就冷淡之人,之前也是因为那壮汉率先闯那石门,所以才勾起了他的心思,如今见识了石门的威力,他自是不会去试。

  而之前失去双手的壮汉,却是一脸苦涩,稍微将双臂止血包扎一下,便是落寞的离开,至于他的修炼之路到从失去双手开始便是结束了。

  “诸位道友听我说,但凡有这种令牌的便可以畅行无阻的进入这石门!”秦焚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块令牌向着众修士展示一番。

  而后秦焚等人竟是也盘腿坐下,其实关于蛮荒大帝之墓的信息,散松道人知道的也并不比雷道子多多少,所以他也自是不会去亲自实验如何进入,而最好则是能够利用其他人当这小白鼠。

  秦焚说出此话,众修士皆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秦焚,他聪明别人也不傻,所以一时之间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个人愿意靠近那石门。

  过了半晌,终有有一青年男修忍不住了,大喝一声,“修道之人本就逆天而行,诸位道友竟是如此贪生怕死,既然如此那小道就来一试!”

  说完那青年修士身影化成一道残影向石门掠去,众修士皆是抬眼紧紧盯着那人。

  只见那修士临近石门,停下脚步,从怀中掏出一块黑色铁片,接着又拿出一柄长剑,将令牌挂与长剑之上向石门刺去。

  陡然之间,那石门当中再次射出一条黑色线条扫向青年修士,那青年修士眼中当即露出绝望之色,在那线条的速度之下,他知道就算他是先天境两层的修士,也逃之不掉,唯有一死。

  但是就在这是那黑色的铁片却是微微颤动,挣脱长剑悬于半空之上,一道小型涡旋自其剑身产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星墨鱼说: 《绝世仙途》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