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校长,这次之后你不要再来找我,也不要忘记答应我的承诺。”柳芸的声音依旧清冷,听着不带一丝情感。

  朱校长憨憨一笑:“你放心,答应你的一定兑现,今年的评优,市里的必保,省里的我尽全力给你争取,这下行了吧,小妖精?”

  柳芸轻轻点了点头,却是没有言语。

  当时门虚掩着一条缝,柳芸本来是要反锁,朱富贵却缠着不让,所以整个过程我几乎全部目睹到。但由于门缝太窄,我只看得到柳芸和朱富贵的一条腿,朱富贵应该是坐在椅子上的,见柳芸点头直接一把将其拉到腿上。

  柳芸穿着职业套装,下身配着一条黑色打底裤,和沈晴那个同款,就是类似于裤袜,带绒不透明的那种打底裤,由于有保暖功效,一度成为冬季比较流行的款式,这个时候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壮壮会说沈晴穿着成熟,这种装扮穿在柳芸身上明显更有风韵,看来还是比较适合这个年纪的女人穿,沈晴穿起来虽然好看,但比起韵味终究是差了些。

  只见一只肥掌攀到衣服上恣意施为,不时办公室便响起粗长的呼吸,是朱校长享受的声音。

  那一幕简直颠覆三观,我惊得根本合不拢嘴,搭在门把上的手更是不敢动弹分毫,开玩笑,这两人一个是班主任一个是校长,我要是推门进去了,那在二中还有“活路”吗?

  其实我早就听人说朱富贵作风不良,但一直无据可考,直到今天才证实。

  但最让我震惊的还是柳芸,听说她才刚结婚几年,为了教书连孩子都没要,平日里正正经经,对班级很上心思,所以一直很受同学的尊敬,然而就在此刻,她竟然和校长搞在了一起。

  而且目的更为奇葩,竟然是为了评优,我就搞不懂,一个“优”真有那么重要,一定要沦落到出卖灵魂去换取吗?

  恍惚间,我觉得自己有点看不清这个世界了。

  搭在门把上的手缓缓松开,我准备回去了,实在没心思面对那不堪入目的场景,而就在此时,鼻子一阵猛痒,一个喷嚏忍不住打出来。

  “谁?”

  柳芸慌张的声音传来,紧接着是朱校长的“哀嚎”,他应该是被吓得直接结束了。

  我当时没作任何思考,撒腿就往教学楼外跑,直接回班行不通,因为那还有段距离,只要柳芸探出头就能看到。

  所以我只有一个地方可逃,那就是教学楼外。

  我蹲在角落喘气,注定看不到二中历史性的一幕,朱校长拖着裤子快速逃奔,柳芸面色僵硬地站在门口。

  其实那喷嚏意味着什么,他们两个心里很清楚。

  我在搂在躲了一阵,又从后门迂回进去,回到班里还不能平静,脑海里时不时浮现那一幕,怎么都挥之不去。

  这事我谁都没跟说,包括整天走在一起的壮壮,实在不想毁了她日夜记挂的女神形象。

  不知从何时起,柳芸开始时不时的提问我,而且次数越来越频繁,还美其名曰课堂互动不能只有成绩好的学生。

  她是面带笑容说的,但我却笑得很忐忑,暗忖她不会察觉到什么了吧?要知道,柳芸平时上课,根本就不待见我们这种低头党,顶多也就是点名提醒一下,根本不会有任何的课堂互动。

  不仅如此,她竟然还让我代收作业,说要培养个课代表出来,总不能天天让班长收作业。

  这突如其来的种种举动,来的让我有些发慌。

  一天傍晚,我们几个如往常般去健身,途径操场时听到有个女生坐在篮球架下哭泣,带着些许疑惑就赶过去瞧。

  这一瞧不打紧,看得我心里激起千层浪。

  哭泣的女生不是别人,正是秦沫沫。

  “沫沫,你心情不好吗?”我蹲到秦沫沫身边,试图安抚她。

  “刘阳他……骗了我,我现在……什么都没了。”

  讲真,那是我见过她最撕心裂肺的一回,抖着说不出一句完整话的声音,听得我心里直感觉有根针在扎。

  “王八蛋!”

  我攥着拳头低吼一声,调头直奔教学楼,那哭声似乎还充斥在耳边。

  “文你不能去!”

  壮壮和晨晨跑来阻拦,我将他们两个推开:“今天谁也别拦我!”我早已不是懵懂无知的少年,秦沫沫那句“什么都没有了”让我心疼。

  )C最N)新章:节B上Y酷Y匠A{网

  “你一去性质就变了,想一想晴姐,她会怎么想?”壮壮再次劝道。

  “我现在顾不上那些!”

  沈晴转学来已满一个月,我们两个互动频繁,二班和六班的学生都知道我在追求她。而沈晴,从那次踏冬回来,对我也有了些变化,她可能正在尝试,尝试着一步一步接受我。

  “你是不执意要去?”壮壮又狠推我一把。

  “去!”

  喊出这话时我双臂青筋爆起,其实我也想过,沈晴可能误会,但想得最多的,还是秦沫沫只身喝退胖子,扶我去医务室的场景,那么善良的一个女生,为了刘阳她肯哭肯求人,最后却换来这样一个结局。那一刻,充斥在我耳边的,只有那迎风脆弱的哭声,我的脑海里,再无其它。

  “那就一起去!”

  壮壮向后招呼一声,高兵和黑子全部跟上来。

  回到教学楼,一行五人直奔刘阳的教室,当时正好是晚自习下课,刘阳从厕所回来,身旁还搂着个女生,那女的长相可能不如秦沫沫,但她会一个技能,那就是发嗲卖骚,靠在刘阳怀里一口一个哥叫着,单论声音确实能把人的心喊化。

  刘阳低头恣意揉弄一把,再次抬起头时,我已经站到他面前。

  “陈文你想干什么?”

  “你不是秦沫沫发小吗?不是吵着嚷着要护她一辈子吗?那现在,这又是什么?”我指着旁边那个女生质问刘阳。

  “护她?”刘阳大笑一声,“只有傻逼才会护着一个心里装着其他男人的女人,我刘阳才不做,那种女人我只玩玩而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