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

  柳芸见我只是盯着她的腿发呆,略带尴尬地咳嗽了两声,然后走过去将后门拉上,以一个的空姐蹲落在我对面,“你是不打算起来吗?”

  “噢,那个,我那个……”

  见偷窥被她察觉,我挠着脑袋站起来,那场面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得,你也别解释了,去吧!”柳芸见我结结巴巴的也说不明白,索性也不逼我,摆了摆手让我快点走,趁着现在走廊没有人,要不被查到也说不明白。

  “去吧?”我惊讶的合不拢嘴,就这么就完了,这可不像她平日的作风呀,要知道柳芸平时可是个铁面包公,不管她跟你私下的关系好不好,都不会有徇私舞弊的可能。

  “对。”柳芸点点头,眼睛一米离我近了几分,“怎么,你不想走?”

  “不不不,想走!”

  “那还不赶快走?”她用鞋尖踢了踢我的脚,声音压着只有我们两个能听得见。

  “这就走。”

  我在她肩上轻捶一拳,比划个大拇指调头就走,这就是我俩课余时间的相处状态,完全是以好朋友关系而论。

  “等一等。”刚走出几步,又听到柳芸在后面轻喊。

  “怎么了?”我听完一愣,心想她该不是反悔了吧。

  “生日快乐!”

  这是我从她嘴型判断出来的,她当时声音太小,有点听不太清,但表情和肢体等等方面,向我诉说她就是这个意思。

  “谢谢。”

  我双手合在一处,对着她略微躬了躬身,而后大步向外面走去,看似没有任何拖泥带水,但心里却不是没有波动,能在这里收到她的祝福,挺意外,也挺温馨。

  回到出租屋,映入眼帘的第一幕便是欢聚一堂,除去壮壮他们几个,沈晴、王颜、李玉菡和辛鑫都在,沈晴她们的三人组,也发展成了今天四小金花。

  所有的一切,都在向着美好的方向发展,看到这一幕我心里没来由的一乐,只要身边的人都好,那就好。

  可与此同时我心里又没来由的一酸,因为此时此刻的欢聚场景,让我不由的想起了远在西藏参军的晨晨,还有身陷囹圄的黑子,如果他们两个都在,那今天将更加圆满,如果他们在,那又该多好啊。

  “先把这个带上。”

  沈晴一见到我,立马蹦蹦跳跳跑过来,亲手为我带上了生日帽,客厅的地上,此刻正踩着几箱哈啤,还有一张崭新的圆桌和一大摞折叠椅,这些都是为了今天而准备的。

  至于饭菜和肉食之类的早已在馆子下好了单子,稍后就会有人送上门。

  也得亏是租了这么个大复式,如果是一般的出租屋,坐这么多人肯定会拥挤,现在不但不挤,打打闹闹也方便了很多。

  平时话最多也最不正经的壮壮,此刻像变了个人似的围着王颜转,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是真心喜欢王颜,尤其是我,因为自打壮壮见过王颜后,“芸芸”、“小芸芸”等此类字眼再没有出现在他的生活中,相反的,“颜颜”此刻字眼的频率则是明显增加。

  不过看王颜对壮壮没有任何反感之色,我想她也是明白壮壮心思的,两人之间,现在可能差的就是一个时机,也可能差的是一些经历,再有就是那迷之又迷,玄而又玄的缘分了。

  酷i匠H网首u发5

  缘分,太过沉重的两个字眼,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人敢说自己一定懂这两个字。

  辛鑫和王斌这对发小在一起玩,实际上是前者在“折磨”后者,本来辛鑫和沈晴她们在一块儿,见王斌要抽烟,闷不吭声就过去了。

  剩下我们五个,就是坐在沙发上扯扯犊子,吹吹牛皮。

  不过这个吹和逼格的那种吹法不一样,我们这个吹纯属聊天打屁,纯属无聊瞎扯淡。

  馆子那边效率挺高,没一会儿就把饭菜送来,还有免费赠送的饮料和一些甜食。

  甜食那可以说是女生的喜爱了,四小金花一个个争先恐后的,也不说注意点吃相,难道说,在熟人面前就不用维持形象了吗?真是很难理解她们的思维。

  饭菜酒水上桌,一大帮人依序围坐下来,卢熠一坐上来,先是拍拍桌子说道:“先申明一点,你们可别相互喂食啊,要不我可吃不下,那简直成了虐我专场。”

  “真是的,你自个儿不拉屎,能赖得着人肛门吗?”壮壮夹口菜,嘟囔着“叫板”卢熠,我们几个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这货是怎么咽下去的。

  “你能不恶心吗?人正吃好好的。”王颜瞪了壮壮一眼,差点把刚吃的都吐出来,她是真没想到这家伙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太恶心,太低俗了!”卢熠也趁这机会,狠狠贬低了壮壮一番。

  现在大家都熟悉了,没事都爱吵吵两句,找个对手开开玩笑,没事再练练摔跤,看谁能把对方摔服气。

  可能这样的方式会被视为鲁莽和粗暴,但这样处下来的兄弟或者是朋友,那往往都是心交心的,绝对不会是酒桌上那种吆五喝六,真正有事尥蹶子的酒肉朋友。所以从这点上来说,这又不失为一个好的方式,最起码一点,它可以检验人心。

  话匣子一打开,那酒是刷刷往下下啊,卢熠和壮壮正式开刚,一大杯一大杯的互怼。

  “来壮哥,敬你一个!”

  “来,熠哥,走一个!”

  在他俩的带头下,众人开始纷纷刚了,不过很明显的一点,他们都不劝我和沈晴喝酒,估计是想在饭后,给我们留点清醒的思维去相处,不知是提前商量好的,还是酒桌上眼神意会的。

  不过不管他们心里这么想,这点我还是挺开心的,当然,我也不会少喝,在保证自己有思维的前提下,还是愿意和大家一起凑热闹,要不然寿星不上场,气氛能被带起来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