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嘶嘶嘶!!!

  当罗城将匕首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狠狠地插入罗峰胸膛之际,所有人都是一愣,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罗城要如此做,更没有人明白,为什么罗峰居然硬生生站在原地任由罗城将匕首刺入。

  匕首整个都是没入了罗峰的胸膛之内,而这时,罗峰脸上却是流露出一股凄凉的笑意。

  原本有些湿润的眼眸终于是在这一刻忍不住滴落下了泪滴!

  “四叔对不起你。”

  瞧得从匕首末端逐渐渗透出来的血液,罗城心头也是一酸,颤抖的声音之下那望着罗峰的瞳孔也是陡然扩大,踉跄的身体倒退两步之后,居然对着罗峰深深一鞠躬!

  他很清楚,罗峰并未躲闪绝不是因为太过突然,而是因为正如他所说,该还的,总是要还的。罗峰能够在这里无惧性命让自己一刀刺入,是想要弥补当初他父亲的亏欠而已。

  但这一刀没入之后,罗城整个人都是有些恍惚,酸楚和愤怒之音不断在心中汇聚,只可惜却是无能为力。他最是清楚,此时的自己也是没得选!

  只不过将这些强加在一位不过才是十四岁的少年身上,未免也是太过残忍。

  原本还是因为罗峰以风驰电掣的速度魔鬼一般的心性而震慑的诸位,在这个时候身体也是再度一僵。这匕首足足有着六寸之长,贯穿了罗峰整个人的胸膛,甚至是隐隐约约能够从其后背感受到刀尖的凸起之处。这一刀,根本就是致命一击!

  不要说常人,就算是骨力境的强大存在,心脏被摧毁,也是意味着性命走到了尽头。

  就算是练气境层次,心脏受损也是致命的危险,若是一个不慎都是会陨落,何况连灵脉都是没有的罗峰不过是驻足在骨力境而已。

  整个演武堂在这一刻都是变得死一般的安静,无数双眼眸都是望着眼前这突然发生的一切。

  “当初那件事情,我还是要替父亲给四叔说一声抱歉。”

  伤口之处不断蔓延出来的血液,不过是数个呼吸便是将胸口的衣衫尽数染红,然而罗峰似乎是没有感受到这种疼痛一般,居然连得眉头都是没有皱一下。

  深吸一口气,对着罗城也是微微一鞠躬,可是这个动作之下,身躯却是有些摇晃。

  见状,罗城原本准备上去搀扶的手臂在感受到身后传来的那道目光之际终究还是停在了原地,轻轻放下双臂的时候,拳头因为过于用力不断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欠你的,四叔下辈子还你。”

  强行忍受着内心的波动,转身之际,如同是逃亡一般,一个纵身便是消失在演武堂之内,只不过这次消失罗城却是并未回到看台之上的罗天等人的身旁。没有人知道此时的罗城去哪里了,因为,所有人都是将目光投注到了罗峰的身上。

  望着那逐渐消失的背影,罗峰脸上也是流露出一股淡淡的笑意。

  他很是清楚,四叔出手不过是迫不得已,只不过让罗峰没有想到的是,如今四叔对自己依旧是有感情,若不是因为有不得已的苦衷,或许他即便是不愿意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力挺罗峰,也绝不会专门出手针对自己吧。

  不过四叔现在离开也好,至少,接下来的事情,自己做起来不会那么的犹豫。

  “父亲,你也看到了。不是孩儿不孝,而是罗家,决不能交到这种人的手中。”

  清咳之际,嘴角也是不断流出鲜血,微微抬头,感受到上空的阳光倾泻,罗峰也是再度站立起来,只不过随着喃喃自语之下,他却是最后将目光定格在了远处的罗天身上。

  四目相互,整个空气都是变得凝固了起来。

  “家族,若是交到你这种人身上,无疑是会毁了整个罗家。”

  那充斥着鲜血的双目甚至是将原本有些苍白的面色都是掩盖过去,盯着罗天,一字一句地说道。

  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从罗峰口中说出来之际,让整个演武堂的罗家弟子都是骚动了起来,没有人想到,罗峰在临死之际居然会说出这等话语。

  “将死之人而已,逞一时口快。小儿还是太过无知。”

  瞳孔缩成针眼大小,若不是因为顾及到自己的身份以及考虑到罗峰怕是没几分钟的活头,此时的罗天只怕是压制不住内心的怒火,要直接对罗峰出手。

  毕竟,虽说如今的罗家乃是罗天在掌控,但少了那东西,终究是名不正言不顺。

  “这三年我都没死,你真以为一柄匕首就能耐我何?”

  哈哈哈,仰天长啸之下,罗峰居然当着众人的面,硬生生将那完全刺透胸膛的匕首从骨肉之中抽了出来。

  嗤嗤嗤嗤!!!

  伤口暴露,顿时,鲜血如同是喷涌的泉水一般倾洒而出,整个空气在这一瞬间都是充斥了一股浓郁的血腥之味。

  可是面对着鲜血流淌的伤口,罗峰只不过是吞服了一粒丹药而已,便是不再管他。

  相反,脚部却是不断往前踏去!

  鲜血直流,每一步前行,都必然在这大地之上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血色脚印!

  或许是由于失血过多,罗峰的面部也是变得更加苍白,如同是将死之人一般毫无生机。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众人以为随时都是会倒下去而生机停顿的罗峰,却始终让人的心悬着。

  胸膛被完全刺穿,没有人会认为罗峰的心脏还是完好的,只不过数分钟过去,无数次罗家弟子都以为罗峰会倒在血泊之中,只可惜,每一次都让众人失望了。

  “无心之人?”

  终于,发现了蹊跷的罗天双目微聚,却是透过罗天的伤口见到里面并没有所谓的心脏!

  居然是无心之人!

  这个时候,罗天总算是知晓为什么罗峰还能够站着,为什么罗峰还活着。因为那原本众人以为刺穿的胸膛对于他来说,根本就只是稍微重一些的伤势,而绝非是致命一击。

  这个世界乃是何其之大,武者更是多如牛毛,万千体质各不相同,就连许多罗天自己都是会为之震撼。而这无心之体,显然就是其中之一。

  所谓的无心之体乃是指生来就没有心脏,这种人大多数活不过十岁,更有很多出生便是夭折。

  没想到眼前的罗峰居然也是这种足以令人绝望的体质。

  虽说不知道为什么他能够活动现在,但这些对于现在的罗天来说已经是不重要了。

  而当这种体质被罗家弟子听到之后,众人也是神色各异,不过那再望着罗天的目光也是充斥着怜悯,当然不少嫡系弟子更是如同望着不祥之物一般盯着罗峰。

  难怪罗峰这么急迫要闯这血囚惩戒一关,因为,无心之人,没有人能够料到自己末日是哪一天。

  当真是打的好算盘啊。

  “无心之人,无心,无性!上不为苍穹所容,中不知感恩父母,下不被大地所留,这种人,要不得!”

  “所以,就算是老夫亲自出手,也要将你斩杀,以保我罗家运势之气!”

  怒吼之下,练气境的气息瞬间从罗天的身上迸射而去,强大的气息波动让整个空气都是停止了流动,整个演武堂之中的罗家弟子都是被这一股强大的气息所笼罩着,一股巨大的压迫扩散开来之际,所有人都是感受到身体不由自主地微微弯曲下去,灵魂颤抖,所有人都是对着罗天跪拜而去!

  练气境,整个黑云城之中真正的巅峰存在!

  “好一个要保住罗家气运!你当真以为你是罗家之主?”

  感受到身上传来的压迫之感,罗峰一声怒吼之下那充斥着血雾的双目却是如同手上的猛兽一般死死盯着罗天。

  一句你当真是罗家之主,字字诛心,让罗天的面色也是彻底阴沉了下来。这种阴沉之下杀意已然是无法再被掩饰而释放出来。

  不过是一个要光明正大诛杀自己的借口而已!

  “我这条命,连阎王都不敢收,何况是你!”

  “练气境的强者?我倒是想要看看,今天,谁死谁生!”

  鲜血早已是将那锋利的剑刃染得通红,在这鲜血的灌注之下,此时的长剑似乎是有生命一般居然不断抖动起来,一股浓郁的剑气也是悄然扩撒开来。

  “他,难道要和大长老一战?!”

  M%更新fH最W"快上酷匠=$网

  “疯了,疯了!!大长老可是练气境的强者,整个黑云城都寻不出几位这等存在啊。”

  “要变天了,这罗家,怕是要变天了。”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