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微风拂面!

  两女一左一右,,萧凡居于中间并排行走,来到临海广场,吹着海风,散散酒气!

  喝酒之后有点口干舌燥,萧凡让两人在此等候,萧凡则去买水!

  欧阳萱和林语溪面对大海,舒服的享受着海风的吹拂,欧阳萱突然开口问道:“语溪,林姨是你母亲?”

  “是的!”

  林语溪似乎知道欧阳萱想问什么,缕了缕垂落的发丝,笑道:“我和萧凡家也算是左邻右里!!”

  欧阳萱喃喃问道:“那你们一定很要好吧!”

  林语溪似有追忆,轻笑道:“嗯,挺好的!他,很厉害!”

  欧阳萱点了点头,萧凡不管是成绩还是身手,甚至会医术,的确称得上厉害!

  欧阳萱自嘲一笑道:“说起来你还不信,虽然我们同一个班,但我和他却从来没说过话,如果不是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估计我和他之间也不会成为朋友!”

  “啊!小凡很好相处啊!怎么会说不上话呢!”

  林语溪的确有点惊讶,照理说同班之间怎么都会聊上几句话吧!

  欧阳萱脸红一下,主要是她太傲娇了,在学校里表现出一副冷傲高艳,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欧阳萱轻咳一声,把心中疑惑问了出来!

  “对了,萧凡怎么会请了两周的课,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林语溪叹了口气,有点悲伤的说道:“前两周我妈妈出车祸了,小凡见快高考了,于是帮我照顾我妈妈!”

  “咦~!但是上次我见林姨好好的呀!”

  欧阳萱脸色一暗,看来他们关系比想象中的好,而且明明上次见到林母好好的呀!

  林语溪笑道:“还不是小凡医术好,每天帮我妈妈针灸按摩,所以才好的这么快!”

  本以为萧凡会一点点小医术,没想到车祸这么大的伤都能治好,还好的这么快,看来我还是小看他了,那家伙到底这么长得,有点妖孽!

  欧阳萱又有点不开心了,为她没有早一步认识萧凡而生气!

  萧凡带着三瓶水回来了,见两女聊的这么投入,顿时笑道:“聊什么呢!”

  欧阳萱接过水瓶,俏皮说道:“还能聊什么,我在问语溪,除了脸皮厚,自恋之外还有什么臭毛病呢!”

  萧凡白了一眼,随意坐在沿岸石柱上,问道:“干嘛让林琅天自己回去,让他送你回去不挺好的!”

  欧阳萱哼了一声,瞪了萧凡一眼,娇气道:“你管我,我不想这么早回去不行啊!”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喜欢你,既然你不喜欢他,干嘛不直接拒绝,非要一直这样吊人家胃口!”

  欧阳萱叹气,自怨自艾道:“毕竟这么多年的朋友,这样直说太伤他的心了!还有,你管的也太宽了吧!”

  欧阳萱说道最后语气变成了呵斥,更是用力踩了一下萧凡脚面!

  萧凡拍了拍被踩脏的鞋面,瘪瘪嘴喃喃道:“是不关我的事,但是你和我走得这么近,你没看到他走时那眼神么,都恨不得吞了我!”

  欧阳萱哼了一声,抱着林语溪的手臂,说道:“像我们这么漂亮的人被这么多人追是一件很烦的事,你当然不知道,林琅天正好当做挡箭牌!”

  萧凡嘴角微翘,嘲笑道:“真自恋,你这样说让林琅天知道,他还不跳楼死给你看!”

  欧阳萱略显尴尬,的确觉得有点对不起林琅天,而且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才没有自恋,吐了吐舌头仰头说道:“哪里自恋了!语溪这么漂亮,在学校一定很多人追,不信你问她,语溪肯定和我也很烦恼!”

  萧凡看了一眼林语溪,只见林语溪支支吾吾脸蛋红彤彤!

  “好吧,你们的确有资本这样说!算我的错!”

  萧凡耸了耸肩,表示你们说的都对!

  欧阳萱玩笑过后噢耶,不禁有些感慨的说道:“时间过得真快,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毕业了!我打算考燕京大学,语溪你呢?”

  林语溪思考片刻,说道:“我应该也是燕京大学!”

  欧阳萱惊讶了一下,没想到林语溪也成绩这么好,说考燕京没有任何迟疑,很自信,接着就很开心,觉得两人投缘!

  “那太好了,到时我们可以一起去学校报道!”

  见萧凡发呆似的出神,欧阳萱推了他一下说道:“喂,你呢,考哪里?”

  萧凡嬉皮笑脸,无所谓的说道:“我,你们考哪我就考哪啊!”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送你们回去吧!”

  林语溪的家比较近,萧凡先送了林语溪回家,接着再送欧阳萱,毕竟欧阳萱喝了酒,萧凡不放心她独自回家!

  林语溪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眼睛闪烁神色莫名,觉得两人之间一定发生过什么,有着些许小暧昧,林语溪心里也不禁紧了几分,最后摇了摇头不在去想这些事情!

  萧凡和欧阳萱在路上没有这么说话,萧凡在前走着,欧阳萱则落后半步跟着,目光定定,也许是萧凡在她绝望时挺身而出在她心里留下深刻的映象,也许是萧凡的种种神奇深深吸引着她,她只觉得和萧凡待在一起很开心也很安心!

  萧凡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欧阳萱触不及防之下一头撞了上去,嗔怪道:“干嘛停下来?”

  “到了!”

  萧凡白眼,指了指前方道,接着啧啧笑道:“不会这么快就投怀送抱吧,我可不是个随便的人!”

  “呸,想得美!”

  “那来个临别之吻总行吧!”

  欧阳萱笑了,笑得很灿烂,慢慢的走近萧凡跟前,萧凡心肝扑通扑通直跳,不会真要吻我吧,我告诉你啊,我真不是个随便的人,萧凡心里虽然这样说,但是身体却很老实,贱贱的凑了过去,还闭上了眼睛,只是想象中的温热感觉却没哟哟,只有脚尖一阵剧痛,然后就听见欧阳萱的声音传来:“去死,流氓!”

  萧凡睁开眼的时候,这小妮子早已经跑到了马路对面,发出一阵银铃般的嬉笑声!

  KC酷0匠网Y!永r久.免费。A看g小}说XU

  这妮子是真喜欢上踩人了,萧凡揉着脚苦笑一声,接着也转身离开了!

  在紧张压抑的气氛中,高考如期而至!

  考试地点在本校,在校门口一群满怀期望的家长目光中,学子充满期许与忐忑的踏进了考场,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是一场改变命运的决斗!

  萧凡和小胖几人分属不同考室,所以几人都没有走在一起!

  高考考两天,第一天上午考的是语文,铃声响起,萧凡淡淡扫了几眼试卷确定没有问题后就有条不紊的书写着,速度很快,很流畅,把作文写完之后时间还剩下一个钟,萧凡长舒一口气,举手交卷之后就出了教室,监考老师皱眉,暗道就算不会也应该继续写下去而不应该这么快交卷,兴许能多得几分,这样草草交卷一看就不是好学生,监考老师厌恶的挥了一下手让他赶紧离开,免得影响其他学生!

  萧凡只是淡淡笑了笑,对于其他人怎么看一点都不在乎,也没必要在乎!

  萧凡本以为他是最早出考场的,没想到在大门口却是遇到了陈浩,陈浩这货也看到了萧凡,于是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喊道:“小凡,你这么快就考完了,不愧是我们一中的牛人!”

  看着陈浩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萧凡无语道:“看来你是放弃治疗了!”

  “高考有毛用,我就没指望过高考!走吧,出去吃饭!”

  小胖家里的司机一直等在校门口,估计出来后就直接回家了,所以萧凡两人也没打算等小胖,直接出外面大吃一顿!

  吃饱之后,离下午考试还有一段时间,虽然没什么压力,但是萧凡还是回去宿舍睡了一觉,陈浩则骑着车回家了!

  下午考的是数学,数学对于萧凡来说根本没难度,萧凡花了一个钟不到在老师诡异的目光中交了卷,尽管试卷上写的满满的,但老师却不认为这些是对的,估计是这学生胡乱写上去希望能多得几分而已!

  轻轻松松考完,给陈浩小胖两个好友发了信息之后就慢慢悠悠的走回家!

  高考期间,学校是允许住校生学生回家的,不过却是需要告知自家班主任!

  翌日一早起来,吃着满桌萧天做的早餐,萧凡斜了一眼萧天,问道:“老爸,你不会真没准备钱给我上大学吧?”

  咚~!

  萧天直接给了萧凡一个爆栗,瞪眼道:“你老爸好说也有间诊所,会没钱供你上大学!”

  萧凡瘪了瘪嘴,自家老爸有时候很真不靠谱,没钱供他上大学这事还真有可能发生!但,萧凡也只是随口一问而已,不过对于大学也是有些许憧憬!

  萧凡是理科班,上午考的是理综,理综是萧凡最擅长的,依旧是萧凡最快走出考室,这次却没遇到陈浩,看着时间估计他们还要考很久,萧凡站在大门口等他们也不是办法,于是萧凡发信息给他们,然后先走人了!

  下午是最后一科,英语!

  在校门口等待的家长来得更多了,越发显得拥挤!

  赶往考室途中,久违的电话铃声响起,看到是陈浩这货打来的,萧凡充满疑惑,接通了电话:“浩子,怎么了?”

  “对,是你,是这个声音!”

  萧凡皱眉,这声音不是陈浩的!

  “陈浩呢!”

  “他在我手上,桀桀!想救他的话就来夜色酒吧!最好快点哦,不然他有个三长两短就麻烦了!”

  电话里头的人冷笑,语气怪里怪气!

  啧~!

  萧凡咬牙,这声音萧凡听得出,正是之前在KTV那酒色男子,没想到这货如此记仇,还这么快就找到他们!

  该死,正好赶上高考才出事,是早有预谋还是凑巧,无论如何萧凡都不会让陈浩出事,毫不犹豫直接出了校门赶往那夜色酒吧!

  萧凡之前听林母听到过,说她附近开了一间酒吧,就叫夜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