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年才有一条通道?难道就没别的方式可以上来么?若是嫣然你运气没那么好,岂不是要等好多年?”程昱闻言很是心疼的问道。一句运气好,背后谁知道隐藏了多少辛酸呢?程昱此时更加坚定了刚才的决定。

  “是啊,除此之外别无他法。所以说我运气不错嘛!”宿嫣然放下手里的红纸,轻启朱唇对程昱说道。此言一出,程昱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可是到底是哪里有不对,他一时又没个头绪。因为能找到宿嫣然,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令人惊喜和激动了。心潮澎湃之间,他哪里会去仔细琢磨对与不对?

  “叽叽...”闺房一角传来两声低鸣,程昱扭头看过去,一只很精致小巧的白狐被关在笼子里冲他鸣叫着。白狐不过巴掌大小,小小的身躯正拼命对着笼子撞去。每撞一下,笼子上都会闪过一道电弧击打在它的身上。不几下,那白狐就显得萎靡了许多。

  “这...”程昱不知道这只白狐为何见了自己会如此激动。回头看了看宿嫣然,他指了指那只白狐。

  “嫣然一人在此,很是有些寂寞,于是便托瑾伯捉来一只白狐作为玩伴。只是它才来没几天,野性难驯,嫣然不得已才将它关在笼子里。想想过几日它纯良一些,再将它放出来。”宿嫣然走到程昱面前,遮挡在他与白狐之间说道。

  “原来如此,只是它才这么点大,如此几次万一死了怎么办?”程昱看着那白狐身上的电痕,莫名的有些心疼的说道。

  “程昱你倒是心善,我是说哥哥的心地还是跟往常那般善良。就听哥哥的,明天就不关它了。哥哥远道而来,稍后嫣然亲自下厨为哥哥做几道佳肴下酒如何?”宿嫣然眼角瞥了瞥那只白狐,闪过了一丝狠厉和得意。

  “好,今日我要不醉不休!”程昱闻言喜不自胜道。

  “如此,便请哥哥稍等片刻,嫣然去去就来。”宿嫣然唇角带笑,提起那个装着白狐的笼子迈步朝外走去道。

  “我有个侍女还被瑾伯留在外边,嫣然你去做菜,我去把她带进来。”程昱点点头,跟在宿嫣然身后朝闺房外走去道。

  “侍女?哥哥如今也有侍女了么?如此也好,哥哥身边总要有个人照应的。”宿嫣然停下脚步,忽然一转身面带幽怨的对程昱道。

  “要不,待会给她送一份吃食,我就不叫她过来了。”程昱见宿嫣然如此,顿了顿对她说道。好不容易才见到宿嫣然,程昱不想因为春桃惹她不高兴。

  “哥哥做主便是,嫣然去了!”闻言,宿嫣然嘴角带笑的说道。见她高兴,程昱也就放弃了去喊春桃的念头。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宿嫣然去后厨为程昱做菜,程昱则是在绣楼前四下参观起来。等了许久,也不见宿嫣然将菜做好。正纳闷间,忽然听到瑾伯的喊声。程昱闻声色变,急忙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了过去。

  “嫣然...”宿嫣然被瑾伯从地上扶起来,她的身边洒满了蔬菜。看起来,应该是刚才做菜的时候出了什么问题。程昱急忙走过去,一把将宿嫣然抱了起来。

  “瑾伯,嫣然她...”宿嫣然的呼吸显得很微弱,程昱双目赤红着问身边的瑾伯。

  “小姐的法力,怕是要全部消退掉化作一只白狐了。”瑾伯老泪纵横的在一旁说道。

  “嫣然,嫣然?我绝不允许你蜕变成白狐,嫣然你坚持住,我这就把白狐之心给你。”程昱抱起宿嫣然,一边喊着一边朝绣楼跑去。他决定了,今天就把自己体内的白狐之心还给宿嫣然。哪怕自己会死,他也绝对不允许嫣然蜕变成一只狐狸苟活在世上。

  “公子,小姐若是知道你对她如此......一定会很欣慰她没有看错人的。”瑾伯跟在程昱身后连声说道。

  “瑾伯,劳烦你把我那侍女喊来,我有话要对她说。”程昱抱着宿嫣然进了闺房,将昏迷中的宿嫣然放到床上,起身对身后的瑾伯说道。

  “公子,事情紧急,小姐怕是片刻都不能耽误了。若有话要说,公子不妨对老奴说,老奴回头转告给公子的侍女也是一样。”瑾伯闻言面色微微一紧,然后躬身对程昱说道。

  “也好,你对她说,让她赶紧回桃花庵。回去之后替我对妆前辈和张前辈说一声抱歉。程昱无能,辜负了他们的厚望。他们对我的好处我都记在心里,若有来生,我程昱必定结草衔环以报。瑾伯,这玉牌劳烦你转交给她,里边的东西任由她处理。”程昱说话间解下腰间的玉牌,递到瑾伯手中道。

  “公子,此话老奴必定带到。请公子专心为小姐诊治,老奴在外等候。”瑾伯闻言正色对程昱一抱拳,然后转身出了闺房。

  “嫣然,你的心我还给你。有了白狐之心,青丘城城主非你莫属。在这里好好生活下去,忘了我!”程昱等到房门关上,脱掉上衣转身在抽屉中找了一把剪刀拿在手中。他来到宿嫣然的面前,俯身摸了摸她的脸颊温柔的说道。

  “公子请快些,小姐怕是撑不了多久了!”门外,瑾伯连声催促着程昱。程昱闻言,反手握住剪刀对着自己的胸膛就剖了下去。

  “公子...狗贼纳命来!”剪刀才扎入半分,门外陡然传来了春桃的喊声。程昱闻声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侧身看去。

  “公子你上当了!”门外传来一阵打斗,其中夹杂着春桃焦急的喊声。

  “砰!”正当程昱不知所以,昏迷之中的宿嫣然忽然一掌拍在他的身上。程昱猝不及防被打得口吐鲜血。

  “贱婢,宿伯,拿下她!”宿嫣然伸手从被子里拔出一柄短剑,短剑挥舞间剑剑不离程昱的胸膛。

  更32新R最快上$酷B%匠1网

  “嫣然...你!”程昱连连避让,心里涌上一股绞痛对她说道。

  “哼,无知蝼蚁,本座乃青丘城宿袭人,今日便拿了你夺回白狐之心!”眼前的宿嫣然冷笑一声,面相免得妖艳无比的对程昱喝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