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瀚海最近可谓是潇洒至极,本来被蒋家给压迫的喘不过气,他甚至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跟张邪彻底鱼死网破,可没想到在关键时候,蒋家好像出了什么事,听说蒋虎明进了医院,而蒋成华也把自己关在了屋里不出门,这样一来,他就彻底算是解脱了。

  只要不跟张邪为敌,那他就可以高枕无忧的躺在家里什么都不用管,现在司徒家在他整顿上,已经重新步入了正轨,他相信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司徒家一定可以再重回当年的巅峰。

  唯独有些遗憾的是,到现在为止他还没见过歌怨,他知道歌怨在上海,他甚至也偷偷去过一次上海,偷偷的见过歌怨一面,可也只是远远的见她一面而已,他不敢靠近。

  _看正版*章!L节上酷6匠网

  当然现在他也想通了,不是自己的,自然也不能强求。

  至于张志山的那个女儿,早在前段时间就已经被他赶回日本去了,因为他并不喜欢那个从小就出身贫寒的女孩,他觉得自己跟她没有什么共同话题,他宁愿找两个大学生包养,也不想再与张志山的女儿相处,这不能说他多么善变,因为他一开始就没有喜欢过她。

  只是苦了张志山,自己死了,没想到搭上了自己的女儿。

  今天是周末,天气晴朗,司徒瀚海一大早就带着两位保镖来到了密云水库这边,中途还联系了两位传媒大学的女孩子,据说还是对双胞胎,为了把这对姐妹花搞到手,他可是砸了不少钱进去,这次抽出时间来这边度假,他就是想好好的跟这对姐妹花放松放松。

  此时此刻,在酒店的某豪华套房内,司徒瀚海穿着浴袍坐在沙发上,手里端着杯红酒,一副很慵懒的姿态,在他身旁坐着的就是那对姐妹花,两人相貌算不上极品,但也比大多数女人要漂亮了,身材更是没的说,最主要两人长得一模一样,司徒瀚海根本分不清谁是姐姐谁是妹妹,不过他也不在乎,反正都是他一个人享受,他才不管什么姐姐妹妹。

  “司徒哥,我昨天看上了一款包包,我们宿舍有个女孩买了,那个贱货天天在我面前炫耀,还说什么这是她干爹买的,简直气死我了,司徒哥,我也好想要那个包包啊!”

  姐姐比较爱说话,她伸手搂着司徒瀚海,嘴里吐气如兰,一副很娇媚的姿态,司徒瀚海正处在人生的最巅峰状态,他太开心了,而且也不缺钱,所以面对这女孩提出的要求,他很爽快的大手一挥,“不管什么包包,不管多贵,买,必须买,你们姐妹俩一人一个!”

  “哎呀,司徒哥,你真大方!”妹妹兴奋不已,在他脸上亲了口。

  司徒瀚海哈哈笑了笑,立即放下手里的酒杯,然后搂着这对姐妹花就去了床上,三个人足足折腾了半个多小时,地上散落着他们的贴身衣服,直到最后司徒瀚海再也忍受不住,猛地把妹妹从床头拖到床尾,开始单枪直入,而姐姐就趴在他身后,几个人玩的不亦乐乎。

  两人轮换着来,战斗了一轮又一轮。

  可就在司徒瀚海即将要攀上巅峰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狠狠踹开,三个人被吓了一跳,司徒瀚海那坚持了这么久的玩意直接一焉到底,他们同时转头,见到两人走进屋。

  一男一女,男的走到后面,吊儿郎当的样子,他以前是个杀马特,现在他有个名字叫蒋庆之,女的气场很强大,踩着双简单的布鞋,她是曾经在国内外让人闻风丧胆的黑榜组织首领,她也是在国内被许多人称之为女枭雄的柳韵芝,她的到来,让司徒瀚海措手不及。

  “我数三声,你们都给我滚出去!”

  柳韵芝缓缓走到沙发上坐下,没有往床上看一眼,蒋庆之跟在她身后,安静的就站在她的身旁,这时那两位女孩终于回过神,连忙开始穿衣服,然后灰溜溜跑出了房间。

  司徒瀚海本来还挺慌张,可在冷静下来后,他就不紧不慢的从床上下来,然后不紧不慢的穿上衣服,来到了柳韵芝面前坐下,他也没废话,直接问了句,“找我有什么事吗?”

  柳韵芝冷眼盯着他,说道:“司徒公子这是堕落了啊,真可惜了。”

  面对着柳韵芝的嘲讽,司徒瀚海也没当回事,甚至还笑着说道:“以前很老实,不懂得享受,但后来发现老实人在这个社会当中是最吃亏的,所以我也想开了,该堕落的时候那当然得堕落,要不然这人生在世的几十年,那得要活着多累啊,你说是不是?”

  “司徒公子感悟很深啊,我还真是得佩服!”柳韵芝笑了笑,又问了句,“那我刚才打扰了你的好事,你是不是会怪我啊?这样吧,你说我应该怎么补偿你,我尽量满足。”

  司徒瀚海撇了她一眼,笑回道:“您大驾光临,我有失远迎,这是我的不对,怎么可能会怪你呢,不过我还是挺好奇的,您这么突然赶过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柳韵芝冷眼盯着他,说道:“你干掉了张志山,上了他女儿,现在回到国内混的风生水起,你以为真的可以这么悠闲的混下去吗?你知道张志山是谁的人吗?”

  司徒瀚海愣了下,“怎么?张志山与你有何关系?”

  柳韵芝脑袋伸过去,突然又伸手掐住了他的喉咙,然后单手用力把他从沙发上拖过来,在司徒瀚海脸色逐渐变得铁青的时候,柳韵芝一字一句跟他回道:“张志山是我的人,你杀了他,那必然要付出代价,今天我来这里,就没想过让你活下去,也算是为了给我男人报仇!”

  司徒瀚海慌了,似乎知道他有话要说,柳韵芝又放开了他。

  “求你……求你放过我,只要让我活着,我给你做牛做马都愿意。”

  面对着司徒瀚海的乞求,柳韵芝笑的很灿烂,“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你给我听好了,如果你不想死的话,那从今天开始,你就乖乖的做我一条狗,我让你咬谁你就给我去咬谁!”

  司徒瀚海一屁股坐在地上,只顾着拼命点头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权利说:

  还差点恶魔果,还有没有还有么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