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下意识的扭过头朝身旁的楚明看去,后者略有些尴尬的轻咳了声道:主要是格格担心你。

  我心里一颤,不禁想起了在她窗外看到的那一幕。

  一切都是我想的太简单了。

  原本我一直认为救活了南宫栀后,我对她的愧疚就没了。

  可现在人已经救活了,但我跟徐凤凰还是不能在一起。

  所以,冲动也是原罪,是原罪,就会有惩罚。

  见我没说话,连成子轻咳了声道:小明,你去让膳房给寿臣准备点吃的吧。

  我回过神来,朝他俩摆了摆手道:不用麻烦,来前已经吃过了,我这次来主要是有些事情想跟易老商量一下。

  连成子闻言淡淡一笑道:那就先坐下喝杯茶吧,再有两个小时老师跟诸葛应该就回来了。

  于是我们仨就坐在茶桌前边喝茶边聊天。

  果然,两个小时后,易老与诸葛回来了。

  易老刚进门就笑着对我道:寿臣啊,让你久等了。

  我们三人赶忙起身。

  我朝易老行了个礼道:易老言重了,寿臣也刚来不久。

  i2酷n匠¤…网@正版首发U》

  说完我朝他身旁的诸葛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了。

  易老开怀大笑着坐在我的身边,示意我们坐下说。

  众人这才相继坐下。

  易老目光如炬的望着我道:你的事情我已经听书记说了,很难得,很难得啊。

  易老这话一出口,楚明三人顿时将视线朝我投了过来。

  我心里一沉,他是怎么知道的?

  难得是扛鼎人说的?

  想来也是,易老毕竟是帝师,扛鼎人告诉他倒也没什么。

  只是我并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否则之前也不可能瞒着楚明了。

  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把我给卖了。

  我心里多少有些不悦,不过既然他都已经知道了,我也没必要再继续瞒下去了。

  索性就将神甲的事情说了出来。

  不过关于穿越的那一段事情被我隐瞒掉了,我并不相信他们会将这种事情说出来。

  果然,在听完我说到了神甲的事情后,连成子与楚明他们都颇为惊讶。

  楚明当即就没忍住问我这神甲从哪儿找的?还说我这人不够意思,这样的事情居然这么瞒着他。

  易老听了笑着打圆场道:你也不能埋怨寿臣,这毕竟是京央颁布的最高级别任务,别说是你,晚上宴请十国元首之后,你那位‘大师兄’啊也是瞒着我的。

  听了易老这话,我当时就懵逼了。

  感情他并不知道啊?!

  被人套路了的感觉并不好,可既然现在说出来了,也就没挽回的余地了。

  好在这几位也并不是别人,应该也没什么。

  所以当时我也没当回事。

  随后我们又聊了一些关于当下国内势力角啄的事情。

  期间诸葛称身体有些不舒服就先离开了,所以就剩下了我们四个人,一直聊到了凌晨一点。

  晚上是在易斋留宿的,第二天一早,门房就过来叫门,说徐家的叶洛河在外面等我。

  等我急急忙忙的赶出去后,确实瞧见他面色阴冷的坐在车里,冷漠的对我说了句:格格要见你。

  虽然对叶洛河这种态度我有些奇怪,可还是跟着他上了车。

  在前往贝勒府的途中,我跟他说话他也没理睬我。

  索性也就没再多问,想着等见到人就应该明白了。

  车子开到贝勒府,远远的便瞧见一抹纤细的身影等候在门口。

  是腹黑女。

  下车后,我站在车前怔怔的望着她,她却朝我微微一笑道:进去说吧。

  事实上我在来前想过无数种我们再次重逢的场景,却没想到再次见面时,我们之间多了些许客套。

  这让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可说一万句话,结果都是我负了她。

  走进贝勒府,哑爷恭敬的站在老槐树旁,我赶忙上前给他行礼。

  哑爷用腹语对我道:一年多未见,寿臣的修为看上去精进了不少。

  而直到这时候,我才看出来他的修为。

  比我要高一些,上神中期,虽然距离那个临界点还差一阶,但拥有如此修为的人,在国内应该也鲜有对手了,难怪徐家能撑到现在。

  只是我有些意外,为什么之前在超神榜上并没有见到他的名字。

  我恭敬的朝他道:哑爷过奖了,跟您比起来,我这点可就什么都不是了。

  他叹息了声道:我们这些人都老了,想要突破那个层面还是看你们这些年轻人。

  说话间,外面有人喊他,他这才离开。

  站在我旁边的腹黑女撩了撩鬓角的长发,轻声对我道:进去吧,我太爷爷在里面等你。

  我微微一愣,继而惊诧的望着她道:老佛爷?

  她轻嗯了声道:昨天得到你来的消息,他便连夜从盛京赶过来了。

  我皱了皱眉,道:这是为了什么?

  她摇了摇头道:不清楚,进去吧。

  我若有所思的跟着她进了中厅,门刚推开,便瞧见茶几旁边的太师椅上端坐着一位留着银白色辫子,身材颇为伟岸的老人。

  我深吸了口气,朝身旁的腹黑女看了一眼。

  要知道眼前的这位老人,如果按照辈分来说,他应该算是满清末代皇帝的亲叔叔了。

  想到这里,我心里有些肃然起敬,满清都已经结束那么多年了,可他却依然坚挺着。

  可即便如此为何我会这么激动呢?

  就算当初见到秦皇政时好像也没这么紧张。

  不过想来也是,毕竟我与秦皇政素不相识,而他,却是她的太爷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抹粉嫩唇彩说:

感冒了,特别难受,从昨天下午一直挺尸到今天下午,晚上才去挂了个急诊,打了小针,缺的先欠着,明天看看能不能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