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嘲讽般的上下扫视了他一眼后将头撇开。

  浮尘侧目朝我看了过来,一副你明白了吧的表情。

  我轻咳了两声朝他开口道:“你想休息会儿?”

  他这才站起身道:“这倒不用。”

  随后我俩便离开了我们步入的第一个‘异教徒营地’

  走在路上,我朝他询问道:“你觉得他们值得吗?”

  他反问我道:“有理想总归是好事情,起码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停下脚步,开口道:能否说说你前往极北之地不得不去的理由?

  他饶有兴趣的扭头看着我道:“你呢?先说说?”

  我顿时哑口无言,我与他第一次相识,告诉他我的目的显然是不太可能的,因为我根本就不了解他,换言之也是相同的,他与我其实也没有任何信任可言。

  想明白后,我打消了打探的念头,岔开话题道:“极北之地你真的去过?”

  他这才继续往前走道:“知道怎么走的,并没有可能进去过,否则我现在就没机会在这里跟你说话了。”

  我皱了皱眉,跟上去道:“那你就没有想过这次前往很可能无功而返?”

  他并不在意道:“反正又不止我一个人,如果我告诉你我因为太过于无聊才去的你相信吗?”

  我顿时一阵愕然,继而摇了摇头道:“没有目的性就没有成果而言,如果真如你所说是因为无聊,那么也就没有无功而返一说了。”

  他呵呵一笑赞同道:“这倒是个理儿,好了,我会将你带到进入极北之地的峡谷门口,后面的话我就不陪你了,否则你会认为我真的是有目的性的。”

  我诧异道:“真的只是为了送我?”

  他当时说了句让我心头一沉的话:“希望你能够如愿以偿。”

  接下来,我们又途径了三四个庞大的集中营地,又往北边走了大约两个多小时左右的夜路,终于来到了浮尘所说的那个极北之地入口的峡谷。

  此时天边已经浮起了鱼肚白,可见再过一会儿天就亮了。

  1酷lg匠3网唯一正版vX,\^其VN他☆都C/是8盗~4版k

  站在峡谷前,我朝他拱了拱手道:“大恩不言谢。”

  他笑着摆手道:“都说了我只是太过于无聊。”

  我半信半疑的盯着他道:“真话?”

  他有些无奈的笑着道:“随便你怎么想。”

  我俩相视一笑后,分道扬镳。

  所谓极北之地并非像我之前想象中那样四处白皑皑的大雪,而是一望无际的荒芜,这种情景无疑于末世电影中的场景是有些相似的,也是非常令人悲观的。

  近望光秃秃的峡谷中,除了散落着到处都是的碎石外,连一根草就看不见,我很好奇这地方究竟是什么原因可以让草这种植物都不愿意生长?

  当我步入峡谷中以后,终于明白了原因。

  是一种强磁场造成的,当我刚刚进入峡谷里便感觉到了一股强如电流般的磁场从我身体里过了一遍,吓的我赶忙释放出龙杀护体。

  光秃峡谷纵深也就七八里路的样子,很快就走到了一边的出口。

  走出峡谷时,天已经完全亮了起来,放眼望去,除了一片死灰的荒地,就只剩下无尽的寂静,我甚至心生出一眼看到地平线另一边的感觉。

  这里确实很安静,安静的连一丝风都没有,如果不是我的意识还在,我甚至都以为自己是否来到了地外星球之上。

  望着眼前的情景,我心里苦涩不已,以一眼难见其边缘之地,想要在短暂时间内搜索完似乎是不太可能了。

  好在我现在的身体即便是不吃不喝不眠也能够熬个一两个月,所以也就没多去考虑。

  怀着这样的念头,我便踏上了在极北之地寻找父亲的征程。

  第一天,我继续朝北走了大约五十公里,自然是一无所获。

  第二天,我稍作休息后在原地利用碎石搭建了个坐标,接着往北又走了五十多公里还是一无所获。

  第三天,我继续往北深入,又是五十多公里,还是什么都没有找到。

  如此我一连往北走了半个月,可前方依旧没有尽头。

  我内心开始焦急了起来,如果不是此前在来的途中做过记号,我甚至都在怀疑自己是否一直在绕圈。

  一个月后,我气馁的瘫坐在地上,望着北方依旧一望无际的荒芜,心里开始产生负面情绪。

  难道这地方真的就没有尽头吗?

  这一个月以来,我每天都在赶路,每天又像是在走一模一样的路,因为除了我留在身后的那些地标外,我没有任何参照物。

  难道困住他的地方并非在北边吗?

  当我生出这样的念头时,我的内心无疑又是一种绝望的。

  因为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如果我按照原路返回的话,那么最快也得十五天,如此,我回到起点再选择另外一个方向,所给我的时间似乎就只剩下一次机会了。

  可那样,真的就可以找到他吗?

  坐在地上我沉思了好一会儿,最终选择原路返回,因为在我看来,前面真的什么都没有,只剩下绝望,我很有可能在继续前行的路途因为绝望而死。

  可当我转身往南走了一天一夜后,我的内心开始担心起来。

  因为我发现我此前留下的那一堆用石头垒起来的坐标不见了。

  直到连续往南走了三天,我才意识到什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绝望。

  我迷失在了一片我很有可能一辈子也走不出去的地方。

  而当这个念头浮现出来时,我似乎才幡然醒悟,原来这里就是那个特殊的空间。

  绝望,瘫坐在一凸起的土坡上,我捡起了地上一个小碎石发呆。

  这地方难道真的没有尽头吗?

  如果这里真的就是困住他的特殊空间,那么我现在所在的地方,他曾经是否也来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