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去帝都,楚老爷子却是来了我的山庄。这让我有些意外。老爷子的精神显得有些不好。随行的老妈子有些忧心忡忡。我偷摸着问过她,楚瑜是怎么处理的。老妈子只是对我摇摇头,什么都没说。

  “难怪你不愿意去帝都,老子有些后悔把这座山给你了。”山庄里灵气充足,住在这里很是让人神清气爽。楚老爷子拄着拐棍,顺着山道朝顶峰走去道。他的随从们没有跟来,都留在了前庄与庄客们为伍。这是楚老爷子刻意吩咐的,他说,到了这里,他的安全由我来保证。

  “也就是我,您换别人来,这里绝对没有现在这么舒适。您慢点儿,咱们中午吃红烧肉。”我搀扶了他一把,完了低声对他道。一听说有肉吃,老爷子顿时就来了精神。

  “真不错,以后我没事就来你这里住些日子。”山顶上有一凉亭,颜品茗早已经赶到这里,为我们沏好了清茶。老爷子对她点头致意了一下,然后端起茶盅一口呷了下去。回味了半晌,他看着山下绕山而走的河流说道。

  “行啊,来的时候您最好偷摸着来。我可不想我这里成为你们开会的地方。”我拿起茶壶,替了续了一盅茶水道。

  “那边,是药材吧?你还懂中医药?”一股子浓郁的药草味道随着风飘了过来,楚老爷子嗅了嗅,然后起身看向药圃方向问道。一只鸟儿正盘旋在药圃的上空,而一只白猫,则是慵懒地蜷缩在树上打着盹。

  “略懂!”我面带矜持地装B道。

  “此处之药非比寻常,嗅一嗅能活三百六,吃上一个鲜,能活四万七千年...”我掐指在那里接着说道。

  “打住,老子也是看过西游记的。这是人家说人参果的...”楚老爷子咧嘴笑骂道。

  “楚瑜死了!”笑容敛去,老头儿忽然对我说道。一时间,凉亭里好不容易被我炒热的气氛,当时就凉了下来。没有人说话,大家只是那么看着眼前的老头儿。

  “我来,只是想告诉你这个结果。顺便,散散心。人老了,再也做不到喜怒不形于色。”老头儿的嘴角哆嗦着,手里的拐棍顿了顿地。我没有问楚瑜是怎么死的。诚如老头儿说的那样,我知道个结果就够了。

  “下山吧,有点冷!”老头儿看着山下的河水发了半天的楞,然后起身朝山下走去道。

  “喝点米酒暖暖胃!”一直到午饭的时间,老头儿的情绪都不算太高。一直到厨子把酒肉端上来,他脸上才算焕发了一丝神采。酒,是专门从外地买的米酒。温一温,喝下去感觉很不错。老爷子没有推辞,任由我给他斟了一小碗。

  $酷;☆匠0网k首A^发tv

  “你也坐下吃吧,在他这里不用这么紧张。”端起碗来呷了一口,老爷子举筷尝了尝面前的糖醋排骨道。老妈子闻言还想推辞,却是架不住顾翩翩亲自给她搬来了一把椅子。挨着老头儿坐下,她对顾翩翩拱了拱手。

  “听说,你辞职不干了?”酒,老爷子喝了半碗就不喝了。鱼肉这些,他也没吃多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他馋是馋了点,可还不至于暴饮暴食的拿自己身体不当回事。接过了颜品茗端来的茶水漱了漱口,他问我道。

  “我要是干,得干到65岁才能退休。干脆辞职,提前享受生活多好。”我端起碗,喝了一口米酒道。

  “借口!是为上回那事生气呢吧?年轻人,有个脾气不奇怪。只不过,很多事情,过场是必须要走一走的。不是大家都不管你,而是得循序渐进。”老头儿从我面前拿过了香烟,点了一支后说道。一旁的老妈子刚想开口劝他,他自己已经把烟给掐灭了。

  “一口,不碍事!”他对老妈子笑了笑道。

  “你这,真浪费!”我有些心疼我的特供!

  “瞧你那小家子气,老子不来白吃白住。”老头儿瞪了我一眼,然后示意了身边的老妈子一下道。老妈子起身走了出去,不多会儿给我拿来了5-6条烟。

  “回去上班吧,以后没烟了,去我那里拿。”老头儿慢条斯理的对我说道。

  “不想上班,如今我想几点睡就几点睡,想几点起就几点起多好。”我对老头儿摇摇头道。肩头没有了担子,说实话我最近连觉都睡得踏实多了。

  “有些事情,你绕不开。除非一开始,你就别进入别人的视线。你觉得我这话有理么?”老爷子把玩着我的打火机,忽而轻声道。

  “您,别是千里迢迢来警告我的吧?”我曲指在烟盒上一弹,然后用嘴叼住了从里边弹出的那一支香烟道。警告,原本我是打算说威胁的。

  “上海那件事,你绕开了么?连生这件事,你绕开了么?发发脾气,让人家知道你的立场也就够了。有时候,你必须要有一个官身才方便办事。老子这是实话,也就是你,换了旁人老子还不说呢。你可以挑选自己感兴趣的任务去做,不做也没关系,危难关头你能出手就行。你还是在家当你的庄主,没人敢来打扰你的生活,更没人敢来扰了你的清静。这是一份批文,你看看!”老头儿从怀里摸出一纸批文来递到我的眼前道。批文大概的意思是,这座山头,从此以后属于我私人所有。不管是地面的,还是地下的!

  “这比我租借给你,可划算多了,不是吗?”老头儿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只要不变天,这座山你可以传给你儿子,你的儿子可以传给你的孙子。藏剑山庄,永远姓程!”老头儿起身走到门口,看着我这偌大的庄园说道。

  “山庄门口的牌匾虽然不错,可毕竟少了几分气势。要知道,那位的书法,可也有大家风范!”末了,老头儿还找补了一句!

  “您这是,来充当说客的吧?”我将批文纳入怀中道。

  “也可以这么说,你的面子挣够了。老子亲自来游说你,传出去还不够你装B的?”老头回头看着我挑了挑眉毛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